夏文锦侧过头看了她一眼。

    她脸上红肿没消,眼角都破了,眼里一片恨意。

    夏文锦慢声道:“我是觉得他该死,但是不恨他们,因为他们并没有对我造成什么伤害。如果你们要亲手报仇,也可以。我带你们去找他们!”

    说着,她们已经走到那架梯子前,夏文锦顺梯而上。

    这梯子看着有些陡峭。

    但是,夏文锦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三个女子看着那般高的梯子,只能双手抓紧,努力往上爬。

    她们丝毫不怀疑,那个信步闲庭般,长得如仙女一般的女子,在离去之后,绝不会再来一次。

    夏文锦其实是准备先出去之后守好假山口,因为她不确定钱宝山的同伙到底有多少,要是还有人过来了呢?

    另外,这楼梯虽有些高,但是求生欲稍强一点,还是可以爬上来的。人要自救,而后她才能救!

    夏文锦回过头道:“你们的仇人现在已经昏迷,至于是送官,还是你们自己亲自动手,我都没有意见。而且,不论你们怎么选,我都会帮你们!等事情了结了,我也可以送你们回家!”

    “你真的会帮我们吗?”一个女子怯怯的声音,“我不要回家,我只要报仇!”

    夏文锦道:“那得你们自己上来再说!”

    眼见得夏文锦的身影已经从梯子处越来越上,最后,看不见了。

    反倒是年龄最小的那个女子咬了咬牙,双手扶住梯子,就往上踩。

    年纪最长的那个犹豫了一下,轻轻扯扯她的衣袖:“我们真的这么出去吗?万一……她说的不是真的,我们会被打死的!”

    另一个女子把她往旁边一推,没好气地道:“难道我们现在过得和死了有区别吗?不管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我都要赌一把,大不了一死!”

    说完,她也相随着爬上梯子。

    年纪最长的那个急了,忙叫道:“等等我啊!”

    三个人手脚并用,好歹还是爬上了梯子,不过谁也不敢往下看,夏文锦在上面搭了把手,最先上去的,是年龄最小的那个,她倒是挺意外的。

    夏文锦说到做到。

    把三个女子带上来之后,她就将她们带到了西屋。

    在去往西屋的路上,三个女子的脸色明显又变了,脚步也迟疑起来。夏文锦问道:“怎么了?”

    其中一个女子声音悲愤压抑,痛苦不堪:“这里……这里……”

    夏文锦懂了,她声音温和地道:“放心,我说过会带你们出去,就不会让你们置身在危险之中!”

    三个女子听她这么说,这才勉强跟上她的脚步。

    西屋门被推开,之前钱宝山三人想摧残夏文锦,屋子里的烛光点得很亮,这么久了也没熄灭,借着烛光,入眼可见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三个男人。

    夏文锦面不改色的走进屋内,她能感觉到这三个女子的迟疑和不确定,甚至害怕。她指了指地上的三个男人问道:“你们认识他们吗?”

    三个女子的面色煞白,凄苦的脸容上是咬牙切齿的仇恨。

    那两个帮凶受伤的是在头顶,并没有影响脸容,很好认。钱宝山。虽然颧裂了,鼻梁打断了。但是对于祸害过她们的仇人来说,那是化成灰都认识。

    还是最小的那个女子身子直抖,牙齿打颤,不知道是恨的还是怕的。她咬牙切齿的道:“就是在这屋,就是他们三个……他们怎么不死?他们怎么不死?”

    夏文锦把玩着手中的匕首,随意地道:“人就在这里,而且昏迷着。你们怎么决定都可以。你们是无辜的,是被害者。就算你们去告官,也不会有人再祸害你们。我保证你们能全须全尾的从官府出来,保证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如果告官,这个案子归南城都司管。

    现任的南城都司夏文锦有一些印象,勉强算是个清官。钱宝山的行为这么恶劣,南城都司应该会秉公处理。

    夏文锦走向钱宝山,一脚踹在他的右肋处。

    钱宝上的身子像个破布袋似的滚出好远,不过他也醒了过来。

    他先是迷茫了一瞬,接着疼痛让他回过神来。他呻吟了一声,目光扫过站在门边的三个女子,又看向夏文静。

    三个女子被他目光一扫,下意识的退后几步,三个人站在一起,身子还在发抖。

    显然,钱宝山的摧残已经让他们从骨子里面害怕他了。

    不过这时候的钱宝山却用看恶魔一样的目光看着夏文锦,少女明眸皓齿,青衣飘摆,身姿窈窕,长得有天仙一般。然而却是从地狱里出来的罗刹,美则美矣,却凶恶异常。

    他们那么壮实的三个男子,在她的手下连神都没有回过来就都昏倒了。

    他双手撑地,下意识后退一步。抖抖索索地道:“你……你是人是鬼?”

    夏文锦幽幽笑了,笑意却不达眼底,甚至有些阴森森冷幽幽的意味,她轻笑道:“我当然是鬼呀!”

    “鬼……鬼……救命,救命啊……”

    “钱宝山,难道你不知道,做了恶都是要还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钱宝山原本就被她吓破了胆,听说她是鬼,更是吓得两股战战,几乎就要失禁,不过他作恶多了,有了些心理承受能力。

    尤其是烛光之下,他看见了夏文锦的影子,再说,如果真的是鬼,怎么会拿着匕首呢?匕首可是实物,鬼是抓不住的。

    他嘶声叫道:“你明明是人,你想干什么?”他并不是揭穿什么,这么大声的叫喊,不过是为了给自己壮胆而已。

    他恨毒的目光又落在三个女子身上。

    难道这其中有她的亲戚不成?没想到他藏的那么隐秘的地下室,竟然会被这少女找出来。钱宝山的眼珠子急促地转着,在思考着对策。

    此时他离其中一个男子很近,他连滚带爬的过去,用力的拽着那个男子,低声急叫:“醒醒,醒醒……”

    面前的少女一步步走近,漫不经心的姿态,闲庭漫步般的优雅。然而,在钱宝山的眼里,却如洪水猛兽一般。

章节目录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楚千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千墨并收藏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