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小香窜蹦在松林的枝叶之间,很快便找到了申无忌。

    这位老而弥辣的申家大阿哥,眼前模样可不甚中瞧,他的衣衫撕裂了好几处,有的仅是破绽分开,有的却成条成片垂挂下来,髻发蓬乱,头脸身上全沾染着灰土血污,形状是不好看,然则,精力却仍充沛,“金环大砍刀”“呛啷!”

    的暴响着,不歇气的在和他的对手“皮肉刀子”杜全狠拼着……

    杜全的功力相当卓越深厚,尤其他的独门绝活“血刃手”,更是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挥洒收发之间,如心随意,不啻带着两把锋利钢刀神出鬼没于指顾里;这一阵子恶斗,他已经给申无忌吃了不少苦头,当然,申无忌他也不是白搭的,杜全斜额一道血淋淋的刀痕,加上横脸划过的一条半尺口子,便是所付出的代价了。

    两个人的修为,一在猛辣凌厉,一在狠毒凶悍,正是半斤八两,拼杀了这么久,除了全给对方挂彩添红之外,要到分生死,判存亡的辰光,只怕还得拖上一阵——如果玄小香没有赶来的话。

    凌空一个跟头,玄小香十分利落的站到一边,他躬身冲着大砍刀盘舞正急的申无忌一龇牙:“大舅爷,小的玄小香来向你老请安啦。”

    力随身走,申无忌闪开了杜全的了十七掌,立时反回斩十七刀,他吼喝着:“你算是哪一边的!玄小香?”

    玄小香忙道:“小的誓死忠于‘金家楼’,永无二志,如有半句虚言,神明诛之,雷电殛之!”

    哈哈大笑,申无忌道:“好小于,这些时你都窝到哪个老鼠洞里去啦?我们硬着脑袋在与这干天杀叛逆搏战周旋,流血豁命,你却舒坦得紧哪!”

    玄小香赶紧道:“舅爷明鉴,小的有下情上禀,这些口来,小的也不知受了多少罪,遭了多少煎熬,小的这就……”

    大砍刀暴响着,申无忌游走飞旋,刀出如电,杜全则跃挪穿回,双掌削锐的在间隙中猝然伸缩吞吐;申无忌洪声道:“行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玄小香你不用帮我,那一头还闹着,你先过去凑合着摆弄平了,再来搭我这一伙!”

    玄小香笑噎噎的道:“回大舅爷的话,那一头的热闹业已快散啦,咱们这边赢定了,小的就是奉大司律之命,前来接应你老的哩!”

    精神大振,挥刀更猛,申无忌兴奋的道:“此话当真?”

    玄小香笑道:“小的便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和你老开这种玩笑哪……”

    杜全动作矫健如飞,双掌抖劈,劲风急锐中,他冷冷的道:“这可真是个既荒唐,又无聊的玩笑……我方人强势枭,好手云集,早经计算过你们这批老弱残兵的份量,你们正犹如瓮中之鳖,哪里还来一星半点的求生之望?说到你们已占上风,则更是痴人谈梦,一派胡言了!”

    玄小香瞅着“皮肉刀子”杜全,皮肉不动的道:“你不信,也没人愣逼着你信,到头来,且看哪个龟孙王八才是‘瓮中之鳖’!”

    申无忌昂烈的叱喝:“那就少和他罗嗦,玄小香并肩子上他娘的!”

    杜全怒吼着:“申无忌,你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金家楼’的大楼兄主,居然就这么下作卑鄙,竟图以众凌寡,也不怕叫天下同道耻笑?!”

    申无忌的大砍刀在身体四周参差穿刺,寒芒若轮,他嘿嘿笑道:“天下同道如要耻笑,先由你开始,看看这地下横七竖八躺着的,还有那早夹着尾巴溜了腿的,不都是你的帮手!莫不成只准你‘以众凌寡’,我们便如法泡制不得?你犯不着鸡毛子喊叫了,拿出功夫来硬拼几阵,说不定尚能多喘上几口气!”

    紧了紧手上的双刃斧,玄小香厉声叫着:“叛逆贼党,献上命来!”

    叱叫声还在冷瑟的空气中波动,他的人已一蹦而起,凌虚两跟头,十一斧已经劈砍,杜全身形腾挪中,申无忌的大砍刀又“呛啷啷”的暴响着压头而来。

    两个功力原相伯仲的对手,便有如一架平衡的天秤两端,浮沉之间纵有丝毫之差,亦终将维持其大致的水准,如今一端忽然加了缀头,上下立分,杜全的“血刃手”造诣再深,也顿觉压力骤加,吃不住劲了!

    刀芒赛雪,衬合着震耳的环响,便有如挥洒起漫天的晶莹,夹杂着连串的金玉铿锵了,申无忌力道十足的步步紧攻,大声叱喝:“邪龟孙,你便拿出你吃奶的力气来吧,我倒要看看你的掌快,还是我申大爷的刀快!”

    玄小香的双刃斧疾闪狠劈,动作刁钻滑溜,蹦跳窜翻,极难捉摸,杜全直叫是招架无方了,任他的掌势如何凌厉,在申无忌的人砍刀与玄小香的双刃斧夹攻下,硬碰不能硬碰,软缠难以软缠,进退维谷间,他不禁额头淌汗,呼吸也粗缓起来。

    不远处,又传来一个沙哑的声调,急切火辣得紧:“舅老爷,舅老爷,你们在哪里呀?整片林子内的叛党乱贼全叫我们扫平啦,快出声招呼,让我过来帮着你们收抬干净……”

    嘻嘻笑了,玄小香矮身窜过杜全的七掌横削,尖着嗓门叫嚷:“左护法,我们都在这边,你要得闲,便过来松散松散筋骨也好!”

   

章节目录

大野尘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残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残阳并收藏大野尘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