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血与汗交融着的那张面孔上,展现的不是狰狞或凶戾,却是如此这般的冷静同淡漠;费云身体上所遭受的痛苦乃是剧烈又深刻的——造次的创伤叠连,疤痕上累着疤痕,旧有的伤口间再划开新的伤口,人被接二连三的这么糟蹋法,再是多么硬实的汉子,也依然难耐,他要不是身子尚未完全复原,单凭李老斧头及那两位,要想与他豁到眼下血糊淋漓的状况,只怕没那么容易。

    十几个虎臂熊腰的紫衣大汉,闪动着他们手中雪亮的挂刀,想打算往前扑,却又个个在犹豫,他们旋着圈子,心里是颇存顾忌,但是,看得出都有些跃跃欲试的味道!

    赞云沉重的呼吸着,大量的鲜血由左肩伤口里朝外涌冒,后背上那两道口子痛是痛,他知道无甚关系,就怕左肩的这一记,人像这样流血法,即便铁打的金刚,也抗不了多久……

    忽然,一个紫衣汉子大声吼喝:“‘金家楼’的游魂,你他娘还不认命?”

    费云双目垂注,月牙铲仍拄在身前,连眼皮子也不撩一下。

    悄悄的,另一名紫衣大汉从费云背后掩上,这家伙鬼得很,他不用扬劈……怕刀锋破空会带起声响,他使的乃是进刺的招式,狠狠一下扎向费云的腰间!

    刀芒倏闪,恁般狠锐的刺去,费云却恍同未觉。

    在右侧方一株松树的后面,便在此时猝然映起一抹冷电,冷电在刹那间凝划出一道微微的弧痕,挺刀前刺的紫衣大汉立刻闷嗥半声,仰脸倒摔——他挺刺的朴刀,只隔着费云后腰丈许的距离。

    晃动的光景里,这位倒地的仁兄喉间漾闪着淡淡的寒辉,嗯,一把角柄宽刀,竟那么准的穿透了他的喉咙。

    一阵骚动刚刚在这群包围者之中响起,费云的月牙铲已暴出如风,弧钩的新月陡然的旋飞起舞,八九名紫衣大汉已经尖号着仆地翻滚,连家伙也上下摔抛,劈哩砰隆乱成一片!

    于是,一条瘦小的身影自右侧方的那棵松树后弹起,一弹又翻,两名紫衣人物尚未及招架.脑袋皆已失却了半片,剩下的一个嘶叫着转身待逃,那条影子沾地蹦起,“呱”的一记,将那才跑出几步的仁兄后脑勺削向了半空!

    费云沙哑的一笑,道:“玄小香,这阵子你在哪里,我还以为你早蹦上南天门去了。”

    不错,这突来的帮手,正是失踪了多日,“金家楼”,“月”字级的三把头“蹦猴”玄小香!

    这些日不见,玄小香显得憔悴多了,也苍者多了,不但益发尖嘴削腮的像只猴子,更像一只受尽了折磨的老猴子;他抢上两步,冲着费云“扑通”跪下,形色异常激动:“大司律,大司律,我该死,我对不起你老,对不起‘金家楼’,更对不起老夫人,我还以为我们就这么完了,永远也不能再为‘金家楼’尽这份心了……”

    费云吃力的一把架起了,玄小香,咧着嘴,嘴角却不住的在抽搐:“并没有听说你参加敌逆的消息……玄小香,你不曾造‘金家楼’的反吧?”

    双日涌现着泪光,玄小香声音哽咽:“我死也不会和那些无心无肝的、天打雷劈的畜牲搞在一起……大司律,我仍是以前的我,是‘金家楼’忠贞不二的弟兄……”

    安慰的点着头,费云道:“这就好,玄小香,这就好;此时此地,我们先别说这些,且打点精神,把眼下的事料理清楚再讲……”

    玄小香忽然低呼道:“我的天,大司律,你这一身衣服,全叫血给浸透了!”

    咬咬牙,费云道:“在我右边腰板带里有几包金创药,你先拿出来替我敷上左肩头,不要紧,伤得不怎么重,就是血流多了讨厌……”

    玄小香赶紧把手上的“双刃斧”倒插后腰,从费云的板带中摸出两包油纸裹封的金刨药来,撕开封口,匆忙倾倒于费云的伤口,然后,又撕下自己的外衫下摆,迅速把伤处包扎起来。

    透了口气,费云道:“行了,我们可别闹着看戏,该过去帮他们一把啦!”

    玄小香忙道:“你先歇着,大司律,且容属下代劳……”

    费云道:“我还撑得住,而你那几下怕也罩不过来,早结早了,我们-起上吧!”

    玄小香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好陪同费云,移向离着他们最近妁那个战圈。

    另一边——“矮土地”翁有方力敌“铁戟”应忠与郝成锦二人,进退之间仍然掌握主动,出手凌厉,攻多守少,而端吾雄狠拼“赤眉”鲁上远,却是半斤八两,难分轩轾;双方的激战业已有了时候,狠劲与杀气早就带了起来,似这等恶毒寡绝的拼搏法,眼看着就要临到分判生死存亡的关头了。

    红眼相对,端吾雄在汗水透衣中蓦然斜刺插挑上鲁上远的三钩铁爪,鲁上远大吼如雷,不像前几次的抖爪躲避,他任由铁钩照原式扣落,“铮”声脆响,短剑已经横别在钩爪的间隙中,鲁上远闷不吭声,双腕震带,人往侧扑,手中的细链便活蛇般倒卷向端吾雄的脖颈。

    端吾雄猝然人往下缩,连手上的短剑也不要了,双刃斧兜胸外推,人也随斧之后,一头撞向鲁上远!

    “找死——”

章节目录

大野尘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残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残阳并收藏大野尘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