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云的计划非常简单,即是用他们其中一半人的性命,来保全另外的一半人——或者所谓“保全”这两个字眼亦未尽妥当,更明确的说,他要使另外的一半实力得以移转,前往支援金申无痕,然则即便能以如愿,这另一半人的遭遇,却是可以料及的凶险与艰危!归入潜移之列的金淑仪,此刻只好咬着牙道:“也罢,便照大司律的意思做,正如所言,为了‘金家楼’,到哪里卖命也是一样!”

    金步云苍哑的道:“不错,只要看得开,便会明白留在此地与即将离去的人,都毫无二致的与忠义连在一起,谁也不输上谁一分!”

    费云沉静的道:“大家既已同意照这样做,我们就该准备行动了,不过一旦交锋开始,务盼各位按着步骤进行,万万不可因一时之激愤而乱了章法,否则徒增伤亡之外,就大大失去这个计划的意义了……”

    金步云接腔道:“我看每个人都能领会你的这层心意,差错约莫是不会出了,要干,咱们就放手干吧!”

    点点头,费云低声道:“尔宽。”

    于是,易尔宽身形暴起,穿林飞越,立时带响了一路的枝叶断落声,衣袂拂动声,探宵寂静,这突发的音响,听起来却是好生清晰的刺耳!

    随着易尔宽的身形暴起,围持在林边的那干人却毫不慌乱,火把的苗焰映照里,但见一个紫裤紫衣的魁梧大汉,用手朝着声响发出的位置一指,其余的紫衣人立时张弓搭箭,或是挥抛暗器,只见寒光流灿,晶芒飞射,成蓬成片的罩了过去!这时,“矮土地”翁有方也朝着相反的方向掠跃,身形穿走间,簌簌之声不绝,那紫衣大汉顺着声音延伸的地方再度指引,又是一片冷电飞矢,追魂似的随尾射到。

    费云轻声道:“老爷子,可以走了!”

    金步云额下的白髯颤动着,他沉重的道:“你们——多保重……”

    费云肃穆的道:“更望各位珍重!”

    一探手,金步云匆匆领着金淑仪、端良夫妇、申无求、申无慕姐妹,一共五个人,迅速往松林的另一边掩行。

    不再向离去的人们多看一眼,费云镇定逾恒的道:“申无哥,该你了!”

    申无忌一个箭步朝左侧冲出,金环大砍刀呛啷震响,他一不作二不休,干脆振臂探入,刹时松林飞舞,针叶抛散,那刀背上的金环也就益发响动得热闹了。

    这一次,紫衣大汉不再指引以箭矢或暗器攻射,他急速的下达一声命令,所有的人马上分散穿走——却不是漫无章法的分散穿走,竟然各自形成一小股一小股的队伍。

    在这些人的背后,也就是在火把的光辉照不到的黑暗里,两条纤细窈窕的人影,凌空掠起,越过这些人的头顶,径直扑向松林之内!

    立刻,有一小股的队伍……大概人数在三十左右,高举火把,紧跟着那两条人影冲进松林。

    几乎与这一拨行动的人不分先后,又有一条人影由斜刺里掠到,火光哗哗,映着这个人的容貌形态,温文尔雅,一派斯文,竟是久违的,“皮肉刀子”杜全!

    另一个小队立即随着杜全朝松林中扑入。

    又从黝暗中走出来的是三个人,领头的那个,六十上下的年纪,高瘦清癯,一张面孔干皮寡肉,两边的颧骨突耸,面相十分单薄阴鸷,他穿着一袭下摆掖在腰带上的湖绿长袍,形色之间,颇为沉着雍容。

    跟在这老者左右的,一个是条仿若牯牛般粗壮的巨汉,一个是与这巨汉身形正好相反的小矮子,小矮子真是生得又小又干,然则,长在他那张扁毛脸孔的两只眼睛,却竟如此不调和的又大又亮,而且锐利之极!

    他们三个人-出现,自然又有一队人马跟随于后,急速挺进。

    最后出来的,是位体魄修伟,面膛宽大,有着一双浓密棕红眉毛的人物,在这人身后,跟着另一个虎背熊腰的结棍角色,以及,那大难不死,侥幸留下性命的郝成锦!

    原先发号施令的紫衣大汉,一见到这三个人,赶紧抢前迎上几步,微微哈了哈腰,放低了嗓门道:“鲁老大,我要不要进去?”

    这位被称为“鲁老大”有着一双棕红眉毛的人,不是别个,正是“金家楼”的叛逆之一,“星”字级的大把头“赤眉”鲁上远,跟在他身边的结棍角色,亦乃一丘之貉的叛逆,“星”字级三把头“铁戟”应忠!

    鲁上远目光紧盯着松林子,冷凛的道:“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老商,你领着其余的人圈稳这里!”

    头扎紫巾,身着紫衣的这拨人名叫“紫英队”,原是另外一股黑道上的组合,却早就被“金家楼”的幺当家“白狼”向敢暗中收编,结为股肱,这紫衣大汉便是“紫英队”的头子“响尾鞭”商弘!

    商弘低促的道:“林子另一边要早点堵上,怕我们留在外头的弟兄拦不住!”

    鲁上远神色僵硬的道:“我省得,李老斧头和杜全早就顾虑到这个问题了。”

    说着,他一招手,领着应忠、郝成锦,以及一支三十余人的队伍,十分小心的朝松林中摸进。

    这片黑松林,原来

章节目录

大野尘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残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残阳并收藏大野尘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