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头大汗的武升沙着声道:“赵头儿,你好歹歇着,任它什么毒性,静止调息总比活动耗力来得稳当,把这使阴横玩意的杂种交给我,赵头儿,我包替你摘下他的头来!”

    呼吸间更见沉滞了,赵琦一张面孔益发紫得透黑,他突凸着一双眼,几乎是在挣扎着叫:“你……他娘……少唠叨……那王八蛋……的兵器……见血……封喉……我……

    我自不……小心……赔命认栽……却得……拉这……野种……垫底……你……你不准……上来……凑……热闹……

    否则……稍一失慎……他就完……玩儿……什么东西,也配……用一条命……换……换我们……两条?”

    武升急得直跺脚:“我说赵头儿,你就别动了,中了毒就会有解毒的药来治,我好生生一个人摆在这里你不用,却自己去拼什么命!赵头儿,你想开点……”

    金子初轻轻的将两柄三凹钻在手上擦动,发出那等冷硬的音响来,他第一次开了口,腔调阴沉低哑:“你们两个谁也不必推让,今晚上,二位是谁也走不脱,差的分个迟早罢了;姓赵的说得对,我这两件家伙上所淬之毒乃是见血封喉的一种,破皮断气,不过盏茶光景,大罗金仙也无药可救,若耗力动劲,时间犹更要快些——我看大家都别耽搁,你们就一遭上来结个伴吧!”

    武升双目睁凸,青筋浮额,气冲牛斗的咆哮:“我操你的血亲,你若能挺过今晚看到明天的口头,我他娘就一头撞死在你面前!”

    “双刃斧”吃力的挥动了一下,赵琦含混不清,但却异常坚决的道:“不准上……由我-个人……来……武升.你……你就算不听……命令……也该看……看在多年……手足……的份上……接……受……我这……我这个……要求!”

    一阵辛酸涌上心头,武升不禁噎了声:“赵头儿……”

    原来一步拖着一步,走势蹒跚沉重的赵琦,猝然身形暴起,当头一斧猛劈金子初的天灵!

    冷冷一笑,金子初身法捷便之极,微向侧移,兜胸一钻刺向赵琦!

    赵琦不但不躲,反而全力挺迎,“噗”声轻响,那柄尖锐无比的三凹钻已经整刃没入,刹那间,赵琦面孔扭曲,狰狞如鬼,反手斧挥斩金子初!

    吃惊之下,金子初单钻横翻,金铁交击中,他立往外窜,于是,原来在赵琦左手上垂晃着;看似无力提起的流星锤,便在金子初外窜的瞬息激弹而起,那么快,那么准,“咔嚓”一记,把金子初的整个脑袋砸成了稀烂!

    当金子初撞摔而出,武升已跃至赵琦身前,赶忙伸手欲加扶持,赵琦却退开一步,缓缓坐下。

    弯着腰,武升惶悚的叫:“赵头儿,赵头儿,你还能挺么?我这就去替你找药-一-”

    睁着眼,赵琦凝望着黑暗的深处,眼中的神色十分复杂……

    一些儿满足,一些儿怔忡,一些儿茫然,以及,一些儿遗憾,他喃喃的道:“好黑啊……怎么……全是一样的黑——”

    单膝跪下,武升语声哽咽:“赵头儿,我在这里,我就在你身边……”

    赵琦用力吹着气,低弱的道:“武升……是你么?”

    热泪盈眶中,武升也在吸气:“是我,赵头儿。”

    赵琦面孔上紫里透黑,毛孔中更渗出津津黏液一-

    他仍然双目凝视着黑暗的远方,断断续续的道:“扶……扶正……我……的花……巾……”

    武升答应着,替赵琦将头顶的花巾整理舒齐,等他再望向赵琦,忍不住哭出声来,是的,赵琦去了。

    周遭的拼杀已大不如先前的嚣闹,因为双方死伤累累,一簇或一对之间,大多分了胜负,然而,剩下的场面,却更加惨酷了——

    占上风的一边要加速结束眼下的战斗,落到下风的一边,更须在最后一搏里捞本赌命,挣几分风骨!

    潘得寿十分辛苦的对抗着他昔日的幺弟“白狼”向敢,以及协同向敢向他进袭的“十二铜人”中的三位——甘维、陈隆、葛松;在激斗里,整个战况的演变仍在他的耳目之内,他明白,他这一批实力,今晚上是要大半赔折进去了。

    眼看着“鸳鸯腿”武升一跃而起,要往他这边来,心里一急.他赶忙大喝:“武升,你护着骆大宏,与夏明带着所有弟兄突围!”

    呆了一呆,武升抗声道:“回三当家,我们损失很重是不错,旦敌逆方面也乃强弩之末了,他们除了围攻三当家的几个尚可称是好手之外,就只剩下一干子普通角色,属下与夏明连手齐力,与三当家互做策应,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请三当家再做斟酌!”

    刀轮呼轰飞舞,潘得寿高声道:“骆大宏受伤甚重,急须就医,不能再加拖延,且敌势未明,是否仍有伏兵难以断言,我们不宜冒险缠斗,武升,你和弟兄们快走!”

    武升为难的道:“三当家,怎能只留下你老一个人在此涉险?”

    “呛”声截开向敢的银叉,潘得寿又闪开甘维与陈隆的铜人合击,不禁厉烈的吼叫:“我叫你们走你们就走,这是谕令,谁敢违抗?

章节目录

大野尘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残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残阳并收藏大野尘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