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环大砍刀震耳的响动声中,申无忌拉开嗓门大吼:“伙计们,加劲给我砍杀,叛逆这就要朝下败溃啦,你们没见着姓尤的老妖妇同她两个熊师弟全挨了狠刀?剩下的角儿比他们更是不如,好歹放倒摆平,光彩总不能叫展若尘独自沾了去!”

    一对长剑翻飞扫劈,腾跃进退,“双绝剑”唐丹切齿叫骂:“拘娘养的申无忌,你叱喝吧,看看谁能放倒谁!”

    身形暴旋,二十三刀幻成二十三条莹亮的匹练,刀锋破空,夹杂着申无忌的狂笑:“姓唐的杂种,你们的后台靠山业已垮了,怕你连个裤档底下求遮拦的所在也找不到,抬头不见了那颗‘星’,你还真敢用自家的脖子顶?!”

    趁着刀芒闪飞掣掠于甫起的瞬息,唐丹的双剑上下挥舞,交互反击,而人却气得嗔目如铃,几乎气炸了心肺:“你个狂言吹擂的老匹夫,一心拿着那姓展的当祖宗供奉,等下好叫你明白,姓展的救不了你们,他连自己都难保了,不用多久.你们便将一概死净死绝!”

    大砍刀“哗唧!”搠扬横压,申无忌同时上拦下截,动作快猛无比:“姓唐的杂种,不用牵肠挂肚的指点我们是个什么下场,倒光顾着列位上道的辰光要紧!”

    唐丹蓦然吐气开声,双剑交并成一个斜斜的十字,就在双剑交升的一刹,剑刃的光华突而映幻耀射,宛若烈日的反照,炫目如一片流灿的火焰!

    全身立定,申无忌大刀竖立面门之的,疑神屏息,丝毫不动。

    那片奇异的反光在猝起的闪映之后,剑锋已经颤晃着自左右削斩泄落,其势之迅捷诡密,便仿佛是反光忽然凝成了实质一锐利至极的实质!

    申无忌的金环大砍刀倏忽翻飞,做着刀刀相连,不容间发的贯串,于是,那翻飞的刀刃,就不像是刀刃了,看上去是一溜溜打旋的雪花,一圈圈回绕的白虹。

    飘幻的剑影,猛的收敛消失,唐丹一剑指地,一剑上扬,人就立时变成一个硕大的剑轮,在须臾里飞过申无忌的头顶,尖锐的剑尖蒙胧又参差的凝布为弧环——以他滚动的身体为中心。

    闷哼一声,申无忌身子往前撞,背上出现了七条纵横交织的血口子,他在身形前撞的同时,左手横拍右肘,大砍刀“嗡”声回弹,寒光泄空,却在接触唐丹那个剑轮的一刹,“呛”的震落地下。

    唐丹没有受伤,只是被申无忌这奋力反抗的一刀碰得剑势散乱,人也往后退了几步。

    大吼如雷,申无忌双臂抖振,这条老命拼了。

    唐丹虽是手腕发麻,两臂酸痛,脚步踉跄中却大喜过望.他渴盼申无忌情急反扑,如此,他就可以在对方已失去兵器的有利情况下,再施辣手,强加格杀!

    然而,他不该忘了展若尘。

    展若尘负伤甚重,但却不到无力行动的地步,他不像尤奴奴那样损失了身上的重要器官,他只是流血过多加上虚脱,肉体的痛苦固是锥心刺骨,实则仍能忍受——忍受的代价暂时不会太过明显!

    那几乎致命的一击便在此时猝然发动。

    “霜月刀”在穿飞,由于穿飞的速度太快,就只变成一抹光华的掣闪了,在这样快速的冲刺里,恍如把空间缩短了许多倍,对于尚在踉跪倒退中的唐丹来说,无异形成了一个可悲的灾难。

    “嗷啊啊……”

    一声鬼叫出自唐丹骤然大张的嘴里,那种尖亢撕裂般的嚎叫,真正不似人的嗓调……唐丹一条左臂齐肩斩断,正打着转子抛空,血水喷洒,像是淋下一场赤雨。

    展若尘人已飞出六步,却在身形未曾稳定的瞬息腾翻,他瞪眼凸珠,脸庞扭曲,在双瞳间那片血漓漓的光芒闪动里,煞气冲天的厉吼:“唐丹,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正在作势反扑的申无忌,被眼前的突变一下子惊愣了,他仍维持着伸臂弓腰的架势,却僵了一样定立在原地。

    又是一声刺耳的长嚎,唐丹仅剩一把的单剑高举狂挥-一是付拼命模样,但出乎人们意外的是,他却突兀朝后跃起,以那种确实不易追赶的速度奔逃而去,眨眼之间,即已无踪!

    呆了俄顷,申无忌方才如梦初醒般振吭大叫:“姓唐的杂种,你他娘往哪里逃?!”

    艰辛的摆了摆手,展若尘身子摇晃不定,音调低哑:“让他去吧……只是那条手臂……便够他受上这一辈子……”

    申无忌犹自恨得挫牙:“老弟,偏你就有那么多善心,一刀子戳穿了他,不比留着这个祸害要强?!”

    舐了舐干裂的嘴唇,展若尘吃力的道:“不是我要留他……前辈,我已是力不从心……加上视线有些模糊……方才那一刀,出手的位置竟斜了几分……”

    忽然不安起来,申无忌涨红了脸,歉疚的道:“看我这老糊涂,老弟,你可千万别见怪,刚才你乃是在救我的命,若不是你,姓唐的杂种只怕早用那一阵剑轮把我老汉活剐……”

    展若尘摔了摔头,强挺着道:“前辈……不须客气这原是我该做的事……”

    走上几步,申无忌关切的道:“你伤得真叫不轻再撑下去就要损

章节目录

大野尘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残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残阳并收藏大野尘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