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若尘道:“我知道……练刀的人,或者练任何器械的人,终其一生,希望的就是这个境界。”

    尤奴奴道:“很不容易,你业已具有如许的功力,但我不能向你道贺,却应该说一声可惜,因为凭你这般身手,成之艰难,眼下便得毁于一旦,委实是桩憾事!”

    笑了笑,展若尘道:“这桩憾事不一定能够形成,尤奴奴,我的刀很快,特别是在危难降临的时节,它会更快,而且,它将有许多奇异的变幻来拯救它的主人,某些情况之下,会连我自己也有这种感觉——它已不止是一把刀而已了!”

    浓眉掀动,尤奴奴的声音已经带了火气:“我不会忘记你方才伤了我的师弟,姓展的,你切莫以为我师弟的血肉价格太贱,不用多久你即将明白,你施之于他的,必须付出多大的补偿!”

    展若尘镇静如故的道:“设若我在乎‘补偿’,尤奴奴,我的刀刃便不会挥斩,我做了,岂有所惧?”

    尤奴奴大声道:“你是有种,姓展的,但愿你这个种要一直维续才好!”

    展若尘简洁的道:“我们都会看到的。”

    于是,尤奴奴一挥手,叫道:“巴锐,接着来的这出戏,该你上台唱了,可给我好生卖力,别他娘又砸啦!”

    “流星”巴锐呆着一张脸,沉实有力的走上前来,他在隔着展若尘五尺的地方站定,双目平视,脸上的肌肉纹路不见半点扯动-一人在那里,活脱半截铁塔。

    展若尘却正好与对方采取的举上相反,他不疾不徐的左右移动着。青布长衫微微飘拂,人不像在走,侧似随着空气在浮行。

    尤奴奴的表情也很凝重,她注视着双方的每一个细微动作,亦留神着双方眉宇之间的某一种心理反应,她自己晓得,巴锐上场,形势未必见得就会比句未全来得乐观。

    慢慢的,巴锐踏出了-步——十分平稳,也十分着力的一步。

    刀芒恍若突然崩炸了一个琉璃球,就这样闪耀着冷冷的、透明的、璀璨的青莹及寒绿,星星点点又条条线线的飞激卷扬!

    巴锐那一步堪堪踏出,人已倏忽失去踪影,一蓬青焰也似的刀光笼罩于他先前站立的位置,而他早巳侧出七尺,手腕翻振,两朵蓝汪汪的莲花形光弧,猝映于展若尘方才所立之处——展若尘却已到了巴锐的背后。

    但见巴锐吸腹凹胸,只这一个小小的动作。整个人已凌空倒翻,在翻滚的过程里,蓝汪汪的莲影便炫泛着阴酷的暗蓝,漫天交织,呼啸泻落。

    “霜月刀”吐射着摇曳的焰尾,又似扭曲的蛇电纵横,芒矢飞穿,流虹闪掣,如此准确又如此快速的投击着莲影,而金铁交响之声仿佛骤雨叩瓦,密集成串……好似后羿的神箭射日,陡然间莲光敛灭,双方却又在一转之下再度擦身而过。

    刀刃颤翻中,七十七刀连为一刀,巴锐的一对“双巧莲”也在瞬息间做了七十七次的挥舞,看去只是一闪——火花进溅,铿锵之声宛如金钟急鸣!

    一刹时,巴锐全身的肌肉坟凸而起,累栗般颤动着,就像无数只小老鼠在皮下窜走,他蓦地吐气开声,双莲的莲瓣“铮”声合并为两朵尖蕾,而莲瓣合拢的同时,人已腾空丈许!

    展若尘垂首合目,半步不移,宛似在这一刹间,他忘却了眼下生死一发的危机,而进入某一种老僧入定般的禅境了。

    巴锐凌空的身形猝往下标,“双巧莲”随着他的动作挺前飞刺,莲尖划过空气,带起尖锐的啸声,啸声才只是刚起,已经到了敌人头顶!

    直觉的感到有些不对,尤奴奴忍不住喝叫出声:“留神!”

    原来执在巴锐手中,挺前飞刺的“双巧莲”,就在这时突然一颤,钢片打造,刺似薄刃般的莲瓣猛而弹散,寒光如雪中,搂头盖脸往下罩射!

    巴锐的来势已快不可言,莲瓣的飞射,更为加速了攻击的程序,人眼中只见他身形掠压,那闪舞穿织的莲瓣业已喷泄而至!

    几乎不分先后,巴锐的四肢拳曲,人又腾空拔起。

    于是,老僧入定般的展若尘,双臂舒伸,原地暴旋——就在他伸臂与旋回的同一时间,仿佛龙卷风也似幻成了一缕青森森的,寒气浸溢的螺影,又似上锐下丰的一座宝塔。

    刀芒重叠着、翻舞着、闪炫着,组成一圈圈的孤环,围着他身体飞绕转动,由上向下,又由下向上,风车般发出那等尖怖刺耳的声响,紫电精光,进溅四射!

    是的,“刃叠浮屠”,久已失传的古刀法绝藏,是刀的形态所能发挥的极致功效的一种!

    眼看着已似飞鹰般耸拔而起的巴锐,明明在距离上脱开了这一般刃光组合的旋风幻影,却又如遭到无比的吸力一样。在空气中手舞足蹈的挣扎着,殒石般坠回……坠向那叠绕的刀塔之上!

    斜刺里,一条黑影宛如一条来自地底的怒蟒,挟着雷霆万钧之力,仿若携带起风云,猛烈的朝着,这座旋飞的刀塔撞了过去!

    震耳金铁交击声,就像是推倒了满山堆叠的钟台,那样杂乱又喧嚣的扬腾着,颤荡着,而光华的变形却以它的闪动来

章节目录

大野尘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残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残阳并收藏大野尘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