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展若尘的声音那么坚定又沉稳的从这一片喧腾呼叫里透了过来:“各位速退卫护楼主,并支援‘大金楼’不使沦入敌手,这里由我断后!”

    金步云白髯飞拂,当机立断,他率领众人急速后撤,边洪声道:“老弟台,千万小心!”

    红着一双眼的单慎独斜身横阻,边暴烈的叱喝:“别做得好梦了,谁也休想离此一步!”

    史邦、谷浩、唐丹、舒亦萍、白倩等人也向两侧包抄,一心要把金步云他们圈围起来——金申无痕早已踏上“大金楼”的门阶,眼看截不住了。

    “霜月刀”就仿佛是恶魔的诅咒,是一抹来自九天的寒闪,像蓬散开一把青森森的冷焰,透亮的光雨,穿破黎明前的那片晕暗,烁耀着喷落。

    光雨割裂了沉黝,割裂了空气,带起尖泣也似的呼啸,明灭不定却密集串连着泄洒——它的目标更是广眨的,宛若指着每一个人。

    单慎独大吼:“姓展的你是找死!”

    “阎王令”抖现出两溜炫目的银芒,强劲又雄浑的反卷向上,而银芒交织,单慎独的人已飞跃半空,双令的实体尚在幻像未灭之前便又指戳展若尘的身影!

    展若尘袍袖拂舞,人又翻滚,方才那蓬光雨正迫使其他的敌人四散招架,他这再一次的翻滚,流射的刃光虹彩业已连续衔接——锐声如啸如泣,他的身子似是一具制造井喷洒芒电的光体,有着奇幻神异的诡密。

    那般的光雨,却是尖锐又锋利的,也是要割肉溅血的,他的敌对者都晓得厉害,没有人傻到愿意去硬碰,于是,再度纷纷回避。

    单慎独人尚虚空未落,双令暴合,身随令射,像是一条流星的泄尾,猝撞而至!

    突兀间,似是一弯新月浮升,蒙蒙的光华反映得周遭的人脸皆成了一片古怪的淡金——是的,那是一种淡金的光华,新月出现了,竟是这种色泽!

    展若尘也不禁觉得微怔,他双脚互碰,倏往上空拔起九尺,“霜月刀”刃现如毒蛇吐信,颤晃不定的准备迎接单慎独这凌厉的一击。

    更奇怪的事情发生,正倾全力扑过来的单慎独,却在接锋前的瞬息间硬往下落,他的“阎王令”绕体飞旋,形成一团水涡似的光桶,势疾力猛是不错,然而,这却是自卫的防守招式——什么原因使得他骤改了攻击的主意?更且这般紧张凝重法?

    答案很快便揭晓了,但却是血淋淋的揭晓、惨生生的揭晓;淡淡的金色光华甫映,跟在后面的是一阵凄厉得颤人心弦的恐怖音响:“呜——”

    说是冤鬼的泣号吧,也没有这么个惨怖法,这个声音来得更急锐,更悠长,也更尖亢,配合这一阵音响的,尚有两个人的脑袋,另加二截同属一人的身体!

    鲜血是如此不值地喷洒着,肠脏也就恁般低贱的拖扯着,“龙虎双雄”于昌,于旺兄弟俩的大好头颅早已滚跌出老远,齐腰被斩的却是那“瘦狮”管吉。

    “飞龙十卫”中方才还在拼战的五人,已经乘机退回“大金楼”之内,使他们脱出纠缠的乃是那具出自金申无痕手中的弦月形金色刃器!

    是的,“下弦死!”

    现在,“一丈红”莫奇、“铁桨横三江”聂双浪、“卷云鞭”蔡锦等人,方才一个个从地下爬起,每一张面孔全都泛了灰!

    在明白了事情的内涵之后,展若尘已被严密的包围住了,仍是那几个人,那几个最为难缠的人——单慎独、谷浩然、史邦、唐丹、舒亦萍及白倩。

    单慎独的脸孔是青的,青得透白,一双眼却似在喷着火,他的唇角微微抽搐,两侧的“太阳穴”不停鼓跳,显然他已激怒得快要爆裂了。

    抹着满头油汗,“鬼旋风”史邦瞪着展若尘,嗓调嘶哑的咆哮着:“好他娘一个孝子贤孙,愣戴起孝布来哭人老爹,你算他娘的哪一门婊子?‘金家楼’给了你万顷良田,千斗金银?还是金寡妇,许了你她那干闺女?居然这么豁死力替这老婆子卖命,将我们作践到这步光景!”

    “落鹰掌”谷浩然也气冲牛斗的吼:“姓展的,你别逞能吧,如今金寡妇那一窝子全缩了头,端留下你一个人来垫背,这股凛然之气,我倒要看你怎生贯彻到底!”

    展若尘轻轻用左手捻着自己的耳根,冷漠的道:“还要靠各位成全。”

    史邦厉声道:“展若尘,少他娘故作镇定,卖弄你那套视死如归,我们将叫你知道,即使死,也不那么容易,你这种可恶可恨到了极端的行为,业已不是死上一次便可抵偿的!”

    “孔雀屏”白倩缓缓扇动着她那一把彩色缤纷,鲜艳夺目的羽扇——那是一把全以孔雀羽毛做成的大扇子,看上去十分悦目,但此时此地握在白倩手中,却显然不是为了装饰或点缀而用:“展若尘,你可真叫狠着哪,独自一个人,竟硬拦下我们的这一大伙,又甘愿舍下这付臭皮囊来祭奉她金家的霸业,你为金老寡妇牺牲到这个程度,犯得上吗?”

    展若尘淡淡的道:“这不是你所能了解的,白倩。”

    妩媚的一笑,白倩柔腻的道:“你把我看得这么愚昧?”

章节目录

大野尘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残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残阳并收藏大野尘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