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切事故及突变的发生,乃是在同一个时间,分开不同的地域所进行,当它们像焰火一样爆裂与炸现的辰光,也正是“大金楼”里对一干嫌犯审讯完毕,准备采取制裁行动的辰光——然而,金申无痕与展若尘都晚了一步,整个的反叛逆行业已全面掀起,干戈倒指,血溅尸横,果如焰火,惊心动魄的闪耀,又幻成那一片片、一朵朵猩赤惨白的血雨紫烟,缤纷点滴,却懔人心胆!

    刚从石室里走上来,金申无痕与展若尘遇着的乃是一字并立于大厅后侧走道上的八名大汉——“飞龙十卫”中的八卫。

    八卫之中,为首一个左眼罩着黑色皮制眼罩,满眼横肉的壮汉,已抢先踏上一步,垂着双手,形态恭谨的向金申无痕道:“老夫人,弟兄们全到齐了,还待老夫人指示调遣。”

    微微点头,金申无痕道:“阮二,先见过展爷。”

    一听金申无痕称呼,展若尘已知对方的身份——这阮二乃是“飞龙十卫”之首,与古自昂两人实际掌握十卫,分别为十卫中头一号及第二号的人物!

    展若尘不曾托大,他抢在阮二之前,首先抱拳笑道:“原来是阮兄,久仰了。”

    阮二却公事公办,以下属之礼参见展若尘,他单膝点地,右手前撑:“阮二拜见展爷。”

    往旁闪开,展若尘伸手挽扶,忙道:“切勿如此大礼,阮兄,展某人万万承担不起……”

    阮二刚刚站起,古自昂已凑了上来:“禀老夫人,先时永宽前往‘九昌阁’,传报各位亲友准备迎接老夫人驾临,但大舅公性子急切,等不得早已率同各位亲友赶来这里了……”

    哼了哼,金申无痕道:“这老泼皮,偌大年纪了,还和几十年前一样,急躁毛病半点没改!”

    古自昂谨审的问道:“老夫人是不是现在就接见?”

    金申无痕道:“人呢?”

    古自昂道:“全在大厅里候着,大舅公已经催促过七八遍了;本来他老人家还待到下头石室中去见老夫人,是小的们劝着才没去——”

    金申无痕又道:“三叔也来了吧?”

    古自昂颔首道:“三太爷也来了,似乎有点不适,小花同小玉正在给他老人家捶背……”

    叹了口气,金申无痕道:“人老了,病痛就少不了,三叔这风湿,也真够折腾他的,天候一变,全身都冷疼,老头子在世的辰光,已不知为他求过几多名医奇药,可就是断不了根……”

    摇摇头,她接着道:“你们全别离开,就在这里候着,我在和他们老小说过话之后,马上有紧急谕令交付你们前去执行!”

    阮二躬身回应:“老夫人放心,小的们寸步不离。”

    于是,金申无痕招呼屉若尘,进入前面大厅;在这间陈设华丽豪奢的厅堂里,早就或坐或立的有着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十来个人等着了,他们才一踏入,一个面色红润,蓄着八字胡的六旬老者已迎了上来,声音宏亮但却急躁的一叠声问:“我说大妹子,可是有了什么大麻烦?是咱们内部的纰漏还是外头有什么不妥?这来龙去脉到底如何?现下又有了啥的演变?”金申无痕横了老者一眼,没好气的道:“你这么个连珠炮似的问法,叫我怎么回答?事情当然不好,但像你这样毛躁也并无补益,且坐下来歇着,哥哥,我会说个明白。”

    这位老人——金申无痕的老哥申无忌,手摸八字胡,嗬嘴笑道:“看你这泰山笃定的模样,大概也是有惊无险的成分据多,倒把我好急,甚且等不得在‘九昌阁’候你,就把大伙全请过来了,倒是我太小题大做啦!”

    坐在铺设锦垫的太师椅上的那位老人,轻摇着银发如雪的头,捋着同样银白色的及胸长髯,音调低沉却浑厚有力的道:“恐怕不似你说的这般轻松,无忌,亏你还是无痕的亲兄长,连她一向的个性也不清楚,天大的事,你几曾见她慌张过来?她表面上的平静,不见得就担保事情的无碍,否则,又何须寅夜告知我们聚晤于‘九昌阁’?”

    面对金申无痕,老人又道:“无痕,我说得可对?”

    金申无痕显露出罕见的亲切笑容,神情也是罕见的恭顺:“三叔,你老见微知著,高瞻远瞩,看人看事入木三分,怎会说错?正像你老讲的麻烦可大着了,我正在强持镇定,要和大家商议个应对的法子出来……”

    老人便是金申无痕夫家的嫡亲三叔,早年亦曾雄霸过塞北一带的大豪:“闪雷”金步云!

    金步云一双环眼里光芒炯亮,他缓缓的道:“看情形怕是大漏子吧?”

    金申无痕低徐的道:“是大漏子,三叔。”

    旁边,申无忌大声道:“什么大漏子你可得快点说出来听听,这不是憋死人了么?先前问易永宽,兔崽子又不肯讲,只吞吞吐吐的说有一种极端险恶的形势正在凝成,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就闷不吭声了,真是你调教出来的好下手,连转达几句话也承袭了你的作风!”

    金步云沉稳的道:“别这么急切,无痕会仔细向我们说个明白的。”

    这时,一位风姿绰约,容颜秀美的中年妇人,

章节目录

大野尘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残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残阳并收藏大野尘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