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九的额头沁出汗珠,那道凝瘰凸突的疤痕透着紫赤,他毫无怯惧,只是觉得至极的愤怒与焦躁;照眼下的形势判断,对方所言,纵使夸大,其与事实亦差不到哪里,而官九也是个明白人,此情此景,他自家又何尝体会不到恁般的凶险征兆?

    宝心泉一派十拿九稳的悠游神态,安闲的又接着道:“这一遭,我们大举进袭-金家楼’,不但事前有着充分的准备及详尽的策略,人手之调派与搭配,更乃费煞周章,真是一次完美的布置.耗费了多少心血,所以说,官九,我们知己知彼,自便战无不克,笃定吃稳,你们的希望,实在微小得几等于无!”

    官九又冷又重的道:“只怕事情的演变,不会有你想像中这样如意!”

    嘿嘿一笑,宝心泉道:“以我们如此的阵势来说,便不曾一厢情愿的敲着如意算盘而来,官九,我们业已摆明了是要来同二位硬碰硬相互称量一番的!”

    “指西竿”庄昭仍然以他惯有的从容语气道:“官九,你们不会有侥幸的机会,你们应当看得出来!”

    官九暴烈的道:“说这些管个屁用?不论有没有机会,我们也得豁开来拼到底!”

    宝心泉眯着眼道:“似乎你已经察觉到我们不打算留活口了?”

    狂笑如雷,官九厉声道:“姓宝的,别说你们从开始就没安着心留活口,既便你们真个有意要我们屈服做为生存的交换条件,我们也断不接受;人他娘的活在世间,凭的就是这一口气,若连这口气也变得污浊了,行尸走肉岂不一样?我们要活得挺得直脊梁骨,活得见得了天光,不似你们这干豺狼虎豹的贪残凶邪,更不似那批叛逆贼子的绝情绝义!”

    宝心泉道:“骂得好,骂得好,金申无痕如果知道她手下尚有似你这等的忠义之士,便是一头撞死,也叫死得不冤啦!”

    官九凛然道:“姓宝的,话不要说得太满,你们这次的阴谋行动,未必能够得逞,谁死在谁前面,还大大的不敢断言!”

    宝心泉依然不愠不怒的道:“我说官九,你还真有这口傲气存着,愣是不肯认命,就凭这一端,稍停我们好歹便得给你点优待——比如说,英雄式的送终一类……”

    官九昂然道:“且看我们之间谁个含糊吧,打他娘混进这个圈子那天开始,我官九就不曾有过能得善终的想法!”

    “指西竿”庄昭平静的道:“很好,官九,与你这等风骨嶙峋,铁胆赤心的汉子拼生死,一向是我最觉痛快的事!”

    官九大声道,“我等着了!”

    那边,杨渭低沉的招呼着道:“九官,心眼活络点,我们哥俩的生死殊不足论,要紧的是保护老夫人!”

    宝心泉怪模怪样的斜睨着杨渭,道:“怎么着!杨老弟,你这位老伴当正在慷慨激昂,一心拼命,你却想脚底揩油,不效那伺生共死的誓诺啦?”

    杨渭冷冷道:“你套不住我,宝心泉,只要你们有这种手段叫我兄弟俩躺下来,我们不躺也不行,否则,往后的阵仗,有彼此碰头的时候!”

    叹了口气,宝心泉道:“杨老弟,你的脑筋比较细致,人也刁滑点,却不能被你占了便宜去,因此我老朽亲自来夹磨你,当然,你仍得准备应付除我之外的其他对手——原谅我们必然速战速决,尽快搏杀,因为这不是喂招讲艺的适宜辰光!”

    杨渭生硬的道:“在你而言,宝心泉,任何较斗的场合,都是以众凌寡的恰当局面!”

    咧嘴一笑,宝心泉道:“只论胜败,不择手段;杨老弟,江湖规矩早就谈不到了,你若明白这一点,目前便不会陷入这样的绝境,可惜我们相逢也晚,这桩可贵的经验累积在传知予你时,你业已用不上了!”

    杨渭嗤之以鼻:“真正无耻老匹夫!”

    宝心泉扛肩的铁钩扁担单手竖立指天,他老脸如常,嘻嘻笑道:“无耻总比无命要好。”

    首先攻击杨渭的却不是摆出架势的宝心泉,乃是那早巳虎视于旁的“千条线”裴启汝——一蓬雨芒似的银光喷向杨渭的背部,却在芒影展现的一刹,又霍然倒泻至下盘!

    杨渭倏抖横掠,缅刀回带,铁钩扁担便在这时方才拿捏得极准的暴挥而到I

    一侧,“万点金”宣志明的八角双锤,也在流灿一团,金弧中卷罩官九。

    缅刀笔直上削,只见寒气盈溢,白虹闪掣,杨渭硬生生斩开了宝心泉的铁钩扁担,裴启汝的钢丝拂尘却如一朵突放的焰花,飞旋扣落。

    有如一圈透亮晶莹的涡流回绕在杨渭的头顶,钢丝拂尘四翻倒弹,同时发出刺耳的金铁磨擦声来,杨渭身形腾滚,又连连躲开了宝心泉成串的十一扁担!

    双锤挥舞着,穿织的点点金球忽上忽下的浮沉、隐现、交流;官九的一对“弧痕笔”则疾如风暴,又如数十只布梭的飞动,做着不规则的往来,其快无比!

    于是,“指士竿”庄昭突然转身——大蜡竿蓦而拄地,竿身倏弯,他人弹上半空,整条大蜡竿斜挥猛扫,击打的角度,完全运用了全部的有利空间!

    官九在对方这一招之

章节目录

大野尘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残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残阳并收藏大野尘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