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修平道:

    “甘老弟,这不只是你的目的,也是我们大家的目的,然则大局为先,整体为重,公战公斗,总须俱皆兼顾才好!”

    甘维忙道:“你放心,马大哥,我们兄弟误不了事!”

    微微点头,马修平道:

    “这就最好不过了。”

    周秀一面注意梯口的动静,一边侧耳聆听着,他的形态显得极为不安:

    “奇怪,上头怎么如此寂静?姓费的又打算弄什么花样?”

    “皮圈子”潘庆春恨声道:

    “娘的,费云这厮准又是埋伏在暗处,再想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甘维昂烈的道:

    “管他娘的,我们冲上去——”

    哼了一声,马修平道:

    “甘老弟,这不是毛躁之事,千万轻忽不得,费云说不定正希望你朝上冲,他窝在暗里拣现成——姓费的手段之阴狠,你业已见识过了!”

    甘维急躁的道:

    “但是,马大哥,光僵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呀!”

    马修平沉沉的道:

    “我们可以等一下。”

    甘维瞪着眼问:

    “为什么?”

    马修平的声音幽冷而飘忽:

    “等上面的动静,别忘了,我们还有一组人从另一个方向掩到了楼上,等到姓费的发现了他们,或是他们发现了姓费的,双方定会交刃,那时,我们再冲上去接应,这将比诸此刻朝上盲目攻扑牢靠得多!”

    想了想,甘维道:

    “马大哥高明……”

    马修平摇头道:

    “不是高明,甘老弟,是稳重。”

    尴尬的咧咧嘴,甘维道:

    “但愿我们的人先发现姓费的——”

    枯黑的面孔上浮漾的是一抹阴晦同滞重,马修平的音调哑沙沙的:

    “以暗打明,我们的人抢制先机的成份不大,在这种情况下,首先动手的一方总会或多或少占些便宜,尤其是狙击者的功力卓绝,给予对方的损害就更大了……”

    贴靠在石梯两边的人都没有说话,只闻得低促的呼吸声起伏,在片刻的沉默之后,周秀朝下凑了凑,抑压着声音道:

    “马大哥,奸在我们有我们的打算,纵然一开头有所折损,姓费的也一样因而露底,届时重围深卷,他就再难遁形逃逸了……”

    马修平自然知道他们这样做法有欠允当,这等于又是拿着自己人在做引饵,可是在目前的情势下,他们被逼得非如此施为不行,在完成任务之前,他们委实是再担不起损失了。

    轻轻吁了口气,这位“夺魂腿”的双眼中闪动着青森森的芒彩,他冷硬的道:

    “等着吧,楼上一有动静,我们就赶紧扑过去支援,要不然,曹鹏那一组人可就有得麻烦了,而曹鹏本身还带得有极重的伤……”

    周秀道:

    “错不了,马大哥,我们自会奋勇以赴,不叫那费云得逞——”

    马修平忽道:

    “听说费云近日来感染风寒,一直卧病在榻,可确有这么回事?”

    点点头,周秀道:

    “是的,而且还似乎病况不轻,好些天来连床都没下,大多公务堂判也都搁置,重要的则左右护法代行代决,我也有段日子没见着他了……”

    “嗯”了一声,马修平道:

    “风寒最能令人虚脱疲软,气脉涩滞,照你说的情形看来,费云的身子显然尚未痊愈,我断定他必将后继乏力,撑持不了多久。”

    周秀颔首道:

    “马大哥,姓费的如今怕已是强弩之末,晕天黑地了!”

    靠后站着的甘维紧捏着手中那对赤铜人,痛恨不已的道:

    “这个恶毒东西——在身患重病的情形下,却仍然这般悍狠蛮酷,赶尽杀绝,若在平昔,更不知要凶残到何等地步!”

    周秀阴沉的道:

    “费云的确心如铁石,冷酷寡绝,半点人味不带,执律掌刑,一向惯于重罚重刑,毫无圜转余地,杀生嗜血,在他来说乃是一种乐趣,一种满足,这是个典型的刽子手之属!”

    马修平慢吞吞的道:

    “否则,金申无痕怎会看上了他,委他为大司律之职?真是人符其实,找对了角!”

    甘维怨毒的道:

    “我倒要看看他尚能横行霸道,助纣为虐到几时!”

    周秀有意改变态度,来消弥方才他与甘维口角上引起的不快,他一表真诚的道;

    “甘老大不用心急,姓费的今天晚上便是在劫难逃,气数尽些!”

    甘维明白对方的用心,他挤出一丝笑容,却哑着嗓门道:

    “兄弟们前后六条性命,正是血海深仇,公情私谊,俱望各位相助一臂!”

    周秀一付“乱敌同仇”的气势:

    “你宽怀,甘老大,无论从哪一端及哪一面说,我们都该同心协力,福祸与共,你的

章节目录

大野尘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残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残阳并收藏大野尘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