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申无痕以那种平板的音调道:“我正在听你说,展若尘。”清了清嗓子,展若尘道:“在先前甫见楼主之际,我已略微提过——前数日楼主相召于我,面授机宜,指令行事,这一切行动都做得异常隐密,然则却又如何泄漏出去的?甚至在我刚刚离开‘金家楼’的辰光,便有对方的飞骑赶来拦截恫吓?!”金申无痕双目炯亮的问:“你怀疑是谁泄的密?”

    展若尘坦率的道:“还要请教楼主这桩事都有哪些人知晓?逐一筛剔,自可将那可疑之人查出!”

    金申无痕重重的道:“知道我召你至‘白石精舍’的只有四个人,我,你,以及严祥同易永宽。”

    展若尘道:“楼主自不会将此事泄知于人,我更不可能,剩下要追查的,便是楼主手下这‘飞龙十卫’所属——严祥与易永宽了!”

    金申无痕断然道:“他们绝不会背叛我!”

    展若尘沉稳的道:“我并没有说他们会背叛楼主,但事实的发生却是无庸置疑的,也是不可抹煞的;楼主召见我于‘白石精舍’的经过,已确然泄漏出去,而知道此事的人只有楼主及我加上严、易二兄四位,楼主为立事者,既当保密便不会泄密,我乃受嘱行动者,不会拿着自己的生命及承诺做儿戏,除此之外,严祥及易永宽二位兄台是否也该表明一下他们的清白?”眼角向上抽紧了,金申无痕温怒道:“展若尘、你的指控毫无道理,你可知道,你这乃是拿着我的心腹在开刀?”

    展若尘的神态又幽寂了,他低缓的道:“楼主,我们这是在研讨一桩关系着整个‘金家楼’安危存亡的问题,因此我们只可就事论事,立论见解、不宜涉及个人的情感及喜恶;我对楼主一片赤诚,满腔思义,绝无任何除了报效楼主以外的心念;‘金家楼’上下待我温厚深挚,优礼有加,我对‘金家楼’每一个人都有着莫名的感怀之情——只要他们仍然是尊奉楼主,信从楼主。我毫无开罪他们的动机或理由,我也非常不愿影响到楼主对他们的信赖与依重,尤其是楼主赏识的这些人,我甚至不认得他们,有的也仅是数面之缘,如果不是为了替楼主分忧解疑,不是为了巩固‘金家楼’的千秋基业,我这样做又是何苦?”金申无痕的形色柔和了,柔和中却又透露着不快:“你看你,展若尘,我就这么随便说你几句,你就不高兴了?你应该明白,我嘴里嘀咕是一口事,心头却比谁都明白好歹,莫不成连叫我发泄一下内在的烦郁你都不肯多少担待?”

    展若尘道:“不敢,唯恐楼主误会我别具用心,那就真是倾黄河之水也难洗清此恶嫌了!”

    金申无痕恼道:“胡说,越扯越不像话了,不准再在这个题目上推敲纠缠,惹我生气,从现在开始,我们还有许多更重要的正经事须做决定。”

    展若尘正容道:“是,楼主。”

    金申无痕道:“有关严祥与易永宽的问题,待会我们再查询清楚,不过,我总认为他们不可能出卖我,这简直难以思议!”

    展若尘道:“他们不见得存心泄密,楼主,我已说过,疏忽或巧合,大意及紧张,往往都会给有心人一个臆测的依据,蛛丝马迹,亦可凭而追本溯源!”

    连连点头,金申无痕道:“很有道理,稍停我们就会问个明白!”

    喃喃的,这位“金家楼”的主宰却又在咕哝了:“这两个兔崽子……不晓得在什么地方给我出的纰漏?”

    展若尘此刻顺着方才的话题径自往下说:“楼主,我的看法除了金家族人乃是一支可靠可赖的力量外,‘飞龙十卫’亦乃楼主的死党,这两股人马,在对楼主的忠贞上,当不至于有所异变……”

    金申无痕肯定的道:“不止是‘不至于’,展若尘,乃是绝对不会;在江湖上翻滚了这多年,守着这偌大一片基业,莫非我连几个卖命的伙计也抓不住?!”

    展若尘微微一笑,接着道:“另外,贵属‘月’字级的三把头玄小香兄对楼主的忠心也无庸置疑。”

    金申无痕道:“你是说‘蹦猴’玄小香?”

    展若尘道:“正是他。”

    忽然叹了口气,金申无痕道:“展若尘,‘金家楼’兵多将广,人才辈出,莫不成在恁多好手里,你就只能点出玄小香这么块料来充忠良?其余的便全靠不住么?”

    急忙摇头,展若尘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楼主,因为玄小香与我接触较多,自然多少有些了解,观察他平时举止言谈调形态之间对楼主的崇敬爱戴之忧实乃出于五内,发自帅腑;人的真正意念所蕴,往往流露于无形之中,我体察得出他的心向着何;至于楼主其他下属,我甚少亲近,因而也就不敢妄下断论了……”

    金申无痕道:“依你看,我们老三也会有问题么?”

    展若尘想了想,道:“潘三当家照说是应该站在楼主这边的,但目前并无任何有关于三当家的态度迹象可寻,正反顺逆,实难做绝对的肯定,楼主知道,这可不是能以凭空猜测的事。”

    金申无痕有些烦恼的道:“人心隔肚皮,看不见也摸不着,自从发生了这些疑端险征后,连人们以往的表现同

章节目录

大野尘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残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残阳并收藏大野尘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