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若尘微“噫”一声,双脚飞错,人已到了门口,而翻腾的掌影尚在那边凝形未散,杜全的身体已鬼魅般到了展若尘头顶——掌斜如刀,兜顶劈下!展若尘扑地侧身,往外撑射,杜全如影随形的双掌立时跟着偏移,距离毫不拉长——“霜月刀”。便在此刻飞出了展若尘的袍袖,猝往上扬。

    于是,杜全半侧身躯,同时加速下击之力。

    明明刚才“霜月刀”的光虹飞现,明明看见锋刃的映耀,但是,杜全的下扑之势业已接近展若尘的时候,他却骇然飞现“霜月刀”,这刀竟神鬼莫测的出自展若尘手中,一如“霜月刀”本来便在展若尘掌握!青寒透亮的刃身似在对着他冷笑,对着他眨眼,杜全狂吼半声,振臂拧腰,意图躲避,然而,却来不及了。

    杜全横身撞向那方木桌之上,一声“哗啦啦”的震响起处,整张木桌散碎四周——还带着那赤漓漓的,热乎乎的蓬蓬鲜血!

    站在门口,展若尘静静的注视着杜全;这位“屠手”的形态之间,冷凝平淡如昔,宛如他所看的只是一幅任何时间都可看到的寻常景像一样。

    杜全仰卧在地下,胸前背后,是纵横十二道血肉翻卷的伤口,十二道伤口,很平均的在前后各印上六道,赤脂白肌,相对辉映!

    当然很痛苦、但是,杜全却没有死,这些伤都不是致命的部位!

    展若尘低沉的开口道:“你的掌上功夫不错,三招之内能够逼我退身的对手并不大多,只此一端,你已足堪自慰了……”

    挣扎着。杜全吸着气道:“告诉我……展若尘……你……你……一共有几把……“霜月刀’?”

    双臂上举,展若尘的左右袍袖褪落至时后,只见他的右时内缘之上,环着一圈半寸宽的黑色皮套,皮套正扣着“霜月刀”的刀柄,而刀锋向左,刀尖却朝着手掌方向——这是便于溜刀出手的扣带方法一却仅有这一柄刀!杜全瞪目结舌的道:“天……怎么……只有一把刀?”

    展若尘安详的道:“原本便是一柄刀,你应该早知道我对双刀的用法不大习惯。”

    杜全痛苦又迷惑的道:“但是……但是……”

    展若尘道:“但是你却几乎在同一个时刻里看到了两把刀出现,是么?”

    压制住了自己的呻吟,杜全竭力支撑着坐起,喘息着道:“我……我很清楚……很清楚的看到了两把刀……一把对我飞刺而来……一把……一把却在你的手中……两把刀,在同一时间……却出现在两个方向……”

    展若尘轻轻的道:“不错,但那却是你遭到光影及速势的欺骗,飞刺向你的一刀,只是一抹幻像,幻像乃是完整的,你双瞳嵌入的影形便受到下意识的认定从而产生错觉,以为那是刀的实体,而刀的实体仍在我手中。”

    摇摇头,杜全咬着牙道。

    “分明是两把刀……”

    展若尘淡淡一笑,道:“我不怪你,在这一招刀法中受创的人大多如此认定,他们和你一样,皆不相信我只有一把刀,好在这不是问题的症结,伺题的症结仅在胜负而已!”

    杜全呼吸粗浊的嘶声叫:“你为什么不杀了我?为什么?”

    展若尘道:“问得好,杜全,私下说,我欣赏你伪装的另一面,不忍屠你性命,公开的讲,我要你活着带张嘴回去告诉那些人,告诉他们展若尘并非易于受制之辈。姓展的凭着这把刀已闯过了大多的生死界,阴阳眼,仍不在乎继续闯下去,他们要阴谋加害的对象,也正是姓展的力图维护的对象,而且,誓死不渝!”全身一震,杜全颤声道:“你,你都知道了些什么?”

    展若尘冷森的道:“比你们预料中的要知道得多些,杜全,我之所以尚能活到现在,便在于我习惯于思考,审慎于推敲,人能多想,总会省辨出若干道理来!”

    杜全满头的汗,混身的血,他不停的抽搐着,哑着声道:“他们不会放过你……展若尘……当我活着回去之后……当他们知道你说了些什么……他们就不会放过你了。”

    展若尘深沉又坚定的道:“叫他们也来吧,告诉他们,我姓展的决心和他们周旋到底!”

    伸着血污的右手,指着展若尘,杜全的嗓门中响着“呼噜”“呼噜”的疾音:“你要认时务……展若尘,懂么?认时务……你任是再强……也斗不过他们……他们……人多势大……已经……已经成了气候……”

    展若尘生硬的道:“半生江湖以往,我遇见过许多成了气候的对手,也扳倒过许多成了气候的对手,他势力强大并不足虑,足虑的是自己先丧了锐气,先抹了天良!”

    抖了抖,杜全道:“我这是指点你一条生路——”

    展若尘微笑道:“盛情心领了,杜全,奈何我与你一样‘无可选择’!”

    杜全嘶厉的叫:“你为什么不走?你还赖在这里做甚?你大可一走了之……天广地阔……任飞任跃,你为什么非要趟这湾混水不可?为什么?”

    展若尘缓缓的道:“为了忠义之道!杜全。”

    垂下头,又猛的抬起,杜全瞑目道:“

章节目录

大野尘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残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残阳并收藏大野尘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