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一个略微带着厌倦意味的声音便自那丛密生的野草之后传来:“先不必喊天,徐小霞,我且来试试救不救得了你。”

    声音是低沉的,而且透着那种寥落的沙哑,但听在徐小霞及两位黑衣人耳中,却不啻响起了连串的焦雷,惊得三个人全都变了颜色——只是颜色的内容有所不同而已。

    徐小霞急速注视向出声的地方,这一看,她不禁混身痉挛,两行热泪夺眶而出,流露着如此深挚的、浓厚的虔诚,她仿若在向上天表达着她由衷的感恩心怀,缓缓的,她对着展若尘跪了下去。站在萎萎的草丛之前,展若尘平静得有如古井不波:“这也堪可算做‘奇迹’吧,徐小霞?“满颊沾淌着泪水,徐小霞哽咽着不能回声、两个黑衣人似是尚未自突兀的惊愕下恢复过来,他们四只眼睛直定定的瞪着展若尘,那模样,活脱看的是一个“借尸还魂”的魑魅。

    展若尘神色安详的道:“看来,二人似乎知道我是谁?”

    两个黑衣人这时才勉强将心神镇定下来,他们彼此互望了一眼,各自向一侧移开了三步。

    嗯,竟是准备动手的架势呢。

    展若尘笑了笑,又道:“我想,你们未曾料到我会转头掩返,是么?”

    对方没有回答,但两张又黑又瘦的脸膛上却透出了极大的惶怵与不安,然而,这只是他们本能的情绪反应,展若尘看得出,这两个人已陷入惊恐窘迫之中,可是他们并不打算退却,他们仍求一搏!走近几步,展若尘接着道:“我要这个女人活着,就是这么简单;二位如若能以赏脸成全,我给二位的补报是让二位生出此地,怎么样!可愿做个交易?”

    那先前第一个开口的黑衣人,异常戒备的做了回答,嗓门却似塞着什么:“姓展的,算你心思活络……不错,我们未料到你竟会转回头来,更且掩到了这里。”

    展若尘道:“你们疏忽了一点,我也是专干这一行的老手,与二位的经历比较,恐怕二位还得朝后站站;这一行道里惯用的手法与计谋我非常熟悉,所以我能料及二位不能料及的某些变化,二位棋差一着,大概就难得占上便宜了。”黑衣人深深吸了口气,道:“方才,你主张和我们做桩交易?”

    点点头,展若尘道:“是的,我是这样说过。”

    黑衣人犹豫了下,便是十分难辛的道卜“展若尘,我们的对象不是你,我们所接受的任务也与你无涉,只要你把徐小霞留下来,我们保证和你互不相犯。”

    微微一笑,展著尘道:“这就是你对这桩‘交易’的回答?”

    黑衣人忙道:“你要明白,我们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

    展若尘道:“谈交易,双方的斤两总得相称,朋友,你这样说法,完全是一面倒的趋势,我这边的条件更被你一笔抹煞,距离差得如此遥远,却叫我怎去和二位继续磋商下去?”

    黑衣人急切的道:“展若尘,姓徐的这个女人曾经意图刺杀于你,说起来也算你的仇敌,你根本犯不上为她出力卖命,容我们收拾了她,一则给你泄口怨气,再则我们回去也有个交代,两全其美的事,你若硬要居中作梗,岂不是显得大无道理?”展若尘道:“我不想杀她,否则,还轮得到麻烦二位?我既放过她一命,你们再跟上来凭白收接,我的行为就未免失去意义了;她是我的仇敌,我尚且能将她超生,二位和她并无怨隙,又何苦这般咄咄相逼?”

    沙哑着腔调,黑衣人道:“展若尘,我们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展若尘摇头道:“别说得这么中听,‘利’字当头罢了,但我奉劝二位,金银财宝固然重要,自家老命尤甚珍贵,人若没有性命,缺了那口气,便富能敌国,又待如何?”

    黑衣人失声的道:“这么说来,展若尘,你是不肯妥协的了?”

    展若尘道:“假设我依二位的条件妥协,我就不必多此一举,跑到这里丢人现眼了!”

    黑衣人在迷惘中有着愤恼:“这是不值得的,也是没有道理的,展若尘,我实在想不通,你这样做目的何在?到底是为了什么?”

    展若尘道:“人性是一种很奥妙的东西,朋友,有时候,微妙得难以解说。”

    顿了顿,他又道:“为了你们好,还是依了我的条件吧,或者你们回去交不了差,但海阔天空,江山锦绣,何处不能容身?三十六着,二位,走为上策!”

    黑衣人咬牙道:“展若尘,你说得怪轻松,事实上岂有这么轻易了结的问题?”

    展若尘道:“我对二位所能做的,也只是到此为止了,你们总不会奢望我带着自己的脑袋去向二位背后当事的主儿请罪吧广黑衣人大叫:“你这才是逼人太甚!”

    脸色倏寒,展若尘的语气突然转为冷锐无比:“现在让我把话说清楚——你们两个自以为是什么身份?是哪一等的角色?你们只是一对乘人于危的九流恶徒,重利轻义的江湖小人,你们暗中跟缀着徐小霞,目的固然是为了进行灭口的毒计,实则又何尝不是间接危害于我?原本我竟无必要和你们说上如许废话,仅须下手宰杀即乃公道,但我

章节目录

大野尘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残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残阳并收藏大野尘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