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空气中有一股寒冽的透凉,深吸一口,肺腑之间都被那种凉沁刺激得微微颤慎,但却是一种舒适又熨贴的颤凛。有薄雾,太阳尚未露面,这显然会是一个不错的天气。

    展若尘业已奔行在路上,打东方泛白之前,他早就开始登程了。

    沿途行来,都很顺利,他预料可以照他的计划赶回“金家楼”,并且,那耽搁的一天也能弥补过来。

    蹄声激扬着,一路向前滚去,展若尘想着心事,在周遭轻纱似的雾气飘渺中,他的心境也似同雾氢相融,变得有些迷迷蒙蒙的了。

    忽然,他把奔速缓了下来,眯起双眼向路前的一片蒙陇里注视一一那里似有一团黑影在蠕动,极其缓慢的蠕动,而这团黑影比诸一个人的体积要来得庞大。

    更谨慎的使坐骑换成了小碎步,展若尘戒备着朝前接近;本来,道路上发现其他的人迹乃是一桩极为平凡的事,展若尘大可不必如此慎重,然而,令他起疑的是这类似“人迹”的黑影却来得如此庞大,更且移动得反常的缓慢。世道已经够艰险了,江湖中的诡异变化却益为离奇,什么样的花巧,什么样千奇百怪的名堂都有可能发生,展若尘从不对“反常”的事掉以轻心,经验是辰光岁月的累集,也是血与泪的结晶,他知道在什么情况下应该加意审慎,那就是他所以尚能活到现在的最大原因。

    于是,他已接近到可以看清楚那团黑影的距离之内,他停下马来,微微有些迷惑,但是他表面上的神情却一片木然,冷凛的木然。

    那团黑影果然是“人”的影子,为什么又比一般的人影来得庞大呢?说穿了有点可笑,因为那是商个人合在一起的影像。

    两个人,一个白发苍苍,身腰佝偻的老头子,一个是十八九岁的大姑娘,而大姑娘却是背在老头子背上,薄雾迷蒙中,看上去自然便显得怪诞了。

    不过,这却又解开了一项疑窦——为什么这团影子移动得如此缓慢。

    展若尘早就练成了一种定力,掩藏内心实际感受的定力,如果他认为需要,他便永远可以使表面的反应截然分断……他冷冷的凝视着这幅出现在大清早的怪异图案——一个瘦小枯干的老头子,如此吃力的背负着大姑娘,犹在拖着蜗步,气喘吁吁的往前挣扎。

    老头子似也看见他了,在俄顷的惊愕之后,老人那张皱褶深刻的枯干面孔立时浮漾起欣喜又祈盼的表情,朝着这边瞒珊走近几步,老人喘息着沙哑的开了口:“这蒙蒙亮的一大早,遇上个人可真不容易……这位,呕,老弟,你是待往哪里去呀?”

    展若尘静静的道:“我去的地方,和你要去的地方,正是两个相反的方向,老丈。”

    老人的神色暗了暗,又忙道:“老弟,我想求你帮我老头子一个忙,我实在撑不住啦。”

    展若尘看了看脸孔侧搁在老人肩上的那个少女,她有一头浓黑的秀发,发丝正散乱的披垂在老人的颈肩四周,这位少女的双目紧合,面色出奇的苍白,呼吸很微弱,似乎有些不妥,若不是她的背部还在隐隐的起伏,便会令人怀疑她到底是死的抑是活的!

    双眉皱了皱,展若尘道:“什么事,老丈?”

    又喘了口气,老人疲累的道:“你也看见了,老弟,我背上背的是我的孙女,昨夜里,她忽然得了急病,人就这么晕晕沉沉的委顿着……我好不容易挨到天光,赶紧背着她往前面的‘三合埠’去找郎中诊治,这一路下来,业已背她走了十多里地……咳,我真是不行了,就这十来里地,几几乎已累散了我这一把老骨头……”

    展若尘没有答腔,但他已经知道老人希望他帮忙的是什么事。

    露出一脸乞恳的神情,老人可怜兮兮的道:“老弟,我不敢指望你像我这样承力背负我的孙女,但至少你还有匹大马,求你用你的马载乘着我祖孙两个,赶早到‘三合埠’去,找个郎中给她瞧瞧……”

    展若尘道:“那‘三合埠’离此多远路途?”。

    老人赶紧道:“不远,老弟,只有十五六里……”

    展若尘未免作难,他重任在身,急着回去复命,这是丝毫也不能耽延的事,何况实际上他业已耽延了,然而眼前这一老一少,却又正处困境,少女更在重病之中,模样透着十分严重,他若拒绝了人家的要求,不啻见死不救,休说江湖上的道义传统不容如此,便他自己的心性为人也做不出来……他正在迟疑着,那老人又踉跄的挪动两步,央告着道:“老弟,求求你行行好,帮我一把……我是真个挺不下去啦,小孙女的病又误不得,你这是在救两条人命啊,几步疏远,只要你一拨马就到……”

    吁了口气,展若尘道:“好吧,但话说在前面,老丈,一待送二位到了地头,我可不能再行耽搁,立时就得往回赶……”

    连连点头,老人感激无限的道:“这个当然,这个当然,老弟你一片好心,压下自己的事不办,先耗时光帮着我们一老一少,既到了地头,哪能再拖累你?就这么说,一抵‘三合埠’,我们就下马,老弟你尽管上路……”

    展若尘抛橙落地

章节目录

大野尘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残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残阳并收藏大野尘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