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油篷布的一辆双辔后挡车,车便停在沙侵草衰,荒寒的一片野地上,有些被风吹积成的砂丘,缠着枯膝老葛,高高低低的坟起在周遭。这地方,泛着那样一种凄凉晦迷的意味……

    篷车停在这里,拖车的两匹马正在不安的刨着前蹄。

    当然马儿会不安,因为一具尸首俯吊在车前座的掣杆旁边,尸首的脑袋在轻轻晃动,每在晃动的中间,一条粘稠的血丝便极缓极缓的往下坠滴,宛若吐自这死人心里胸里的一腔怨恨。

    车子后面,还躺着一个断了气的,这人双臂伸展,一条腿搭在车踏板上,面孔因为那一刹过度的痛苦而扭曲得变了形──灰青中透着暗紫色,双目凸瞪,嘴巴半张,但这人的全身上下,以及左胸都浸染着那一团不大不小的血印。

    沙土地上,另外跪着三位,尚还活着的,他们是一对中年夫妇及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子。

    篷车的窗帘全已掀裂,两名彪形大汉在车上往下丢着物件──大包小包,捧着箱龙,不管什么,只要能丢出车外的,一概抛掷出来。

    三个凶神恶煞似的人物,便仔细翻抄着这些丢弃地下的东西,他们搜查的相当详尽,然而,才刚搜查过的物件都肆意破坏,胡乱掷甩地下。

    站在一堆砂土之前的,是个年岁很轻的俊俏后生,大概只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肌肤白皙,身材修长,如玉般的面孔,配着一双朗朗星目,挺拔的鼻梁,唇红齿白,在一袭银袍的衬托下,更如玉树临风,潇洒惆傥之至、如果人们没见过什么是“美男子”,这一位就是了。

    车上的两个,车下的三个,尚有监视在那跪于沙地上三个可怜羔羊旁边的一个,都穿戴得一式一样,黑色头巾,黑色劲装,黑我软靴,只有胸前的两排密扣是自己的,他们佩带的家伙亦无二致──肩后斜背“双刃斧”,腰板带上别着角柄短刀,显然,这是同一伙人,或者是,某一个江湖组合的属员。

    跪在地下的那对中年夫妇,从外表上看得出都是出身于优裕环境里的人,两口子都胖敦敦的,富泰泰的,穿绸着缎,面色原该红润健朗──如果不是遭到眼前这档子横祸的话,如今,他们的形容却糟透了。

    那个半桩子大小的娃娃,长得也颇灵巧惹爱,眉目神韵,与这对夫妇极为酷似,不消说,定是他们的儿子了。

    微微拂动银闪的衣袖,俊美青年十分不耐的开了口:“怎么样?找着没有?”

    正弯着腰东翻西抄的那个满脸横肉的黑大汉,闻言之下一边抹着汗,一边抬起头陪笑着道:“回禀少爷,还没有见到,小的再找找看──”

    眉梢子一扬,这青年人缓步来到跪着的中年夫妇之前,他语气冷峭得不泛一点人味的道:“翁申义,你说老实话,那双‘鸳鸯镯’你究竟藏在哪里?”

    略呈肥胖的面庞上沁着油汗,沾着灰沙,却更有那抹发自内心的惊恐与悚懔,这翁申义一边的脸颊肌肉在抽搐。他哆哆嗦嗦的道:“这位……英雄,我怎敢哄骗于你?的的确确是在我们临走前借出去了……借去观赏的人乃是我一位多年老友,我已向英雄说过,他就是世居在‘临安府’,开设‘大裕粮行’的潘崇德。英雄,有名有姓的人,我要说谎也不能……”

    青年人含着恁般阴毒意味的一笑:“姓翁的,让我说予你听──这一趟,你乃是盘清了‘临安府’的生意,卖掉了房子,一心回老家乡下置田购地享晚福的,可是?”

    连连点头,翁申义惶惑的道:“正是这样的打算,英雄都已知道了……”

    青年人突然神色极厉的道:“我刚要告诉你,翁申义,在这种情形之下,你等于刨根迁移,不再有回归‘临安府’之意,而在你离开之前,岂会把这样一件稀罕宝贝轻易借人,纵然那人是你所说的‘多年老友’!”

    翁申义急切的道:“千真万确,英雄,我说的都是千真万确,潘崇德和我是二十多年的知交,情谊深厚,那只镯子再是珍贵,他要借着我又怎能不允?而且他业已表明,只待三月之后他的寿辰一过,便着专人给我送回,英雄,东西固然重要,却是身外之物,究竟不及人与人之间的情份可贵啊……”

    青年人忽然笑了,伸手拂开飘至胸前的银包束发丝带──丝带飞越肩后,他的反掌也掴得翁申义鼻口喷血,仰滚于地!

    跪在翁申义旁边的翁李氏惊悸的尖嚎起来,她不顾一切的扑在丈夫身边,悲恸的咽噎着吼叫:“你们……怎可如此毒打他?我……我丈夫说的全是……真话……你们不信……就算是他……活活打死……也不能……在这里找出那只……镯子来……”

    青年人仍然微笑着,慢条斯理的道:“老虔婆,你没听到你那好丈夫方才在教训我?他认为我太过贪婪无知了,他认为我毫不明白物件同人心的比较,所以,他必须得到点惩罚。”

    孩子也在呜咽,鸣呜吭吭的不知在呢喃些什么,显然已被惊吓得不轻。

    目光一闪──宛若映着血影──青年人又道:“至于他说的话是真是伪,这要由我来决定,活活打死他么?倒很有可能,或许我有更好的法子,

章节目录

大野尘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柳残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残阳并收藏大野尘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