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我只有两千五百岁最新章节! 张从义一把拿过答题卷,其他人纷纷围了上来。 李可明也好奇的看向试卷。 看到第一例。 嗯,还不错,标准答案。 辩证开方很仔细,有一些无关紧要的地方都标注出来了,完全看不到任何遗漏。 中规中矩。 老中医们,一边看着一边暗自点头。 张从义粗略的看了一眼,发现苏烨的回答确实很标准,辨证无误,开方也无误,判定满分没问题。 当即立刻翻到第二页。 第二例。 四诊没问题,辩证也问题。 开方也…… 嗯? 当看到开得方子下面一行字的时候,所有人心中微微一震。 若服用之后咳嗽、咳痰明显减轻,无咽喉痒痛,则原方去玄参,山豆根,续服7剂…… “好家伙,都想到第二步了!” 一个老中医讶然说道。 “不错,不错。” 其他人眼神中纷纷流露出赞赏之色。 正常情况下,一个方子是看不好病人的病的,7剂之后需要再诊根基实际好转程度换方。 方医考核则没要求一方一定要把病人治好,只需要根据病人当时的情况开出正确的方子即可。 从病情到开方,再根据自己的方子判断出病情,并给出一周之后的开方建议,这已经是厉害的方医才能做到的。 苏烨这才是新考核的学生,而且还是非医攻博只学了一个月,能做到这一步,那不是一般的难得可贵! 张从义看到这一行字,讶异的抬头看了李可明一眼,说道:“你教的不错。” “还行,还行,老师和学生同时都很优秀才会这样。” 李可明很开心的说道。 张从义:“……” 这是上次他学生考第一他对李可明说的原话。 直接无视李可明,张从义和大家接着往下看。 开方思路也没问题。 不错,答案很完美。 满分无异议。 翻页。 再看第三例。 四诊没问题,辩证也问题。 截止到现在,三例都没有问题。 大家最好奇的是后面开方,以及开方思路。 这一例可不简单! 刚才他们四诊完,就知道中医协会玩的猫腻了。 这一例看似简单,却是三例最难的一例! 这个肥胖病人,四诊分别辩出痰、瘀、热三种证象,这对考生很容易。 但最难是判断的病人病因是因实致虚,还是因虚致实。 这两种判断会导致两种截然不同的治疗方案,一对一错。 如果平常情况,很容易判断出因实还是因虚,但眼下这个病例,却有兼有两种病因的表象,这就是协会玩的猫腻! 困倦乏力,是因虚致实之象。 苔腻、脉滑,是因实致虚之象。 两条路摆在了考生面前,到底选哪条路,是这一道题考察关键,也是考察考生真正中医实力的关键。 大家很想知道苏烨怎么开的方子,是基于因实致虚,还是因虚致实。 待看到苏烨方子所用药物。 大家顿时不往下看了。 他们知道苏烨对了。 这道题无错! 所选药物,就是针对是真正的因实致虚的病因选的。 “李教授,你这个学生厉害啊!” 不少人对李可明竖起了大拇指。 “学了一个月就能不被病人困惑倦乏力气虚之象迷惑,就能根据苔腻、脉滑,判断出病因是水谷成痰困脾,从而得出真实情况是实病致虚?” 看完最后的开方思路,手拿答题卷的张从义,也无话可说了,什么话也没说,对着李可明竖起大拇指。 对于李可明他是不服气,但对于这个学生,他真的为其竖起大拇指。 短短十分钟就能精准判断,开方无误,这一局,他学生何以辰输的不冤。 “服了?” 李可明惊讶的问道。 张从义不稀罕搭理他,我是服你学生又不是服你,将试卷教给正在翘首以盼的学生何以辰,看向负责人,皱眉 问道:“第三场无错,应该是满分吧,怎么99分?” 大家也都好奇的看向协会负责人,这最后一分哪去了? “哈哈。” 协会负责人哈哈一笑,说道:“给他99分,怕他骄傲。” 这话一出,现场人不禁莞尔。 然后看向一旁一脸平静的苏烨,眼神中充满了欣慰,是一种看到中医有后起之秀的欣慰。 何以辰看完苏烨的试卷,沉默了,他知道自己确实不如对方。 但这又如何,中医是长跑,不在起跑线! 你现在能赢我,还能一直赢我? 苏烨,以后见! “好了,恭喜各位通过方医考核的考生,接下来由我来给大家颁发方医证书。” 看到工作人员已经把刚刚弄好的证件送过来,协会负责人说道。 然后将每一本证件,交到每一个通过考核的人手中。 所有人为六位通过的考生鼓掌祝贺。 同时也为没有通过的四人鼓掌加油打气,继续努力。 十人谢过之后,考核正式结束。 “恭喜,正式成为方医了。” 离开中医协会,李可明笑着恭喜手上拿着方医证的苏烨。 “多亏了您的教导。” 苏烨冲着李可明躬了一礼感谢道:“谢谢。” “走,我请你吃饭,咱去吃一顿好的,庆祝一下。” 李可明笑着说道。 “应该我请。” “我为你祝贺,我请。” …… 两人一路争论着,来到一家风评不错的鲁菜馆。 等菜期间,苏烨借口上了趟厕所,直接去前台,把钱压到前台了,告诉前台,如果中途加菜钱不够他再补。 回到座位,苏烨看着手边的方医证,好奇的问道:“拿到方医证书,是不是代表我可以自己给人看病了?” “心急了?。” 李可明笑着问道。 苏烨微微一笑。 李可明却摇摇头说道:“还不行。” “国家有规定,必须要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才可以独立行医有处方权,也就是你要通过国家级考试才行,方医目前只是中医内部认证的实力资格。” “这件事中医进言了很久,国家才松口,表示如果中医内部认定为明医,那可以发执业医师资格证,独立行医。” “所以,要么你考取执业医师资格证,要么你成为明医才能独立坐诊。” “明医?” 苏烨一愣。 要达到李可明的高度,才可以独立坐诊? 执业医师资格证他暂时不考虑,这个国家有严格规定,只有他毕业之后才能考。 “你手上的方医证相当于助理医师资格证,这两个资质等同,国家是认可的,意思就是你现在可以辅助执业医师看病。“ “就跟考驾照一样,你现在是刚拿到驾照,想当于新手驾车第一年上高速,旁边必须要有三年以上驾龄的老司机陪着才行。” 李可明一边说着一边解释道:“主要是因为方医看病十病去其二三,错误率太高了,万一犯了严重的错误,恐怕难以挽回。” “那我以后遇到紧急情况也不能看病?” 苏烨皱眉问道。 “也不是不能。” “恩?” 苏烨疑惑的看向李可明。 李可明说道:“国家虽然在行医这一块要求特别死,但也还是很开明的,允许有方医证的中医,面对突发情况时可以有权急诊,不过事后要汇报给有行医资格证的医师,让其开具行医有效的证明。” 苏烨眼前一亮。 既然国家是这样规定的,那就按照规定来。 突然情况……谁生病不是突发情况? 事后汇报……苏烨看向了李可明。 这就是一位有执业医师资格证的医师。 这时,鲁菜十大名菜之一,糖醋鲤鱼上桌了。 两人都饿了,也不客气,直接动筷子,一边吃一边聊。 吃了一筷子肉。 苏烨看着自己餐盘鲤鱼腹部的鱼刺,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现在自己即使事权从急去看病,也没有有效的急诊治疗手段 。 灵气输入穴位,对穴位的排列组合他现在还处于探索阶段,没有成体系。 如果自己掌握了针灸,即使在没有针的情况下,也可以灵气驶入穴位,达到绝佳的治疗效果。 有了方医证,针灸,这个就是自己急需掌握的! “李老师。” 苏烨抬起头,问道:“我能不能跟你学习针灸,一旦有急症,根本来不及用药,还有一些其他病也不适合用药。” 闻言,李可明神秘一笑着说道:“你忘了一件事。” 苏烨面带疑惑。 “我师父华仁生就是针灸大家,我的针灸就是跟他学的,他擅长全科,但尤为精通针灸!” “如果你能顺利的拜师,到时候你就可以跟他老人家学习针灸。” 苏烨眼神中闪过一道光。 华仁生擅长针灸,直接跟最厉害之一的人学习针灸? 好机会! “你这几天就安心等我消息,到时候我带你去见我师父。” 李可明笑着说道:“我回去第一时间,就告诉师父你通过方医考试的事。” “谢谢!” 苏烨以茶代酒敬了李可明一杯。 李可明欣然接受。 “滴滴滴……” 这时,李可明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掏出来一看。 赫然是中医学院院长杨文博打过来的。 看到来电显示,平日里都会皱眉头的李可明,今天却是嘴角带笑的按下接听键。 “喂?” 电话那头传来杨文博的话声,问道:“老李,我听说方医考核已经结束了,你看上的学生考的怎么样?” “我看上的人,怎么会有错?” 李可明笑着回应。 “哦?” 杨文博声音略显意外,然后惊喜的说道:“恭喜恭喜啊,看来我是要多一个小师弟了。” “也可能是师兄,也可能跟你没关系。” 李可明呵呵一笑道。 “怎么会没关系呢?” 杨文博尴尬而不失礼的笑着说道:“再怎么说,也是我们学院的好学生。” 济中医。 领导办公楼。 杨文博挂断电话,返回会议室。 会议室里中医学院的各个领导齐聚一堂,正在商议着什么。 “好了。” 走到主席位,杨文博没有坐下,而是对着围绕在办公桌周围的中医学院领导们说道:“中医知识大赛这事就先商量到这里,大家也别太费神了。” 众领导一愣。 “院长,你这是?” 一个领导满是疑惑的问道。 “我有新的计划了。” 杨文博说道:“散会吧,让我先想想,明天再开会。” 说完。 杨文博转身离开,返回自己办公室。 一屁股在办公桌前坐下,轻轻揉着眉头。 之所以开会。 之前传言卫生部和教育部要扶持中医类院校的消息已经确定了。 今天收到了正式通知,准备下拨几十亿专项资金。 据他所知,所有中医院高校都在疯狂的争取,因为学校都穷。 经过一系列的前期商讨,最终决定进行一场学医五年内学生中医大赛,也就是本科学生参加,无非他们学校多了个非医攻博。 这是一场校与校之间的比拼对抗,以实力见真章。 而且这不光是一次比试,这一次的专项基金的补贴,还关系到以后。 教育部卫生部不可能每年都根据比试来发钱,很可能这一次就是以后的院校获得金额多少的排名。 所以不得不重视。 “还好……” 揉着眉头,杨文博喃喃道:“你出现的还真是时候。”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为了学校,只能暂时对不起你了。” …… 当天晚上。 一个爆炸性的消息,突然出现在大学城论坛济中医板块上。 这个消息的出现让整个济中医,甚至是整个中医界都彻底的炸开了。 “国医大师华仁生要收非医攻博学生苏烨为徒!!!”

章节目录

我只有两千五百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校园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步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步行天下并收藏我只有两千五百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