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闭票
    台上人来人往,有些人一语不发,在板子上印下金色星星就径直走下台,有些人则会象征性地说几句。

    “我不喜欢和尚,从来如此。”

    披肩发站在台上,似乎一点也不顾及无畏三藏的脸色。他把手从牛仔裤兜里拿出来,在太岁的图案下面印了一颗星星,突然又转头面向杨狰:“可我也不喜欢条子。”

    说完,把印章放到桌子上,居然直接走下台了。

    披肩发下台以后,白晓立马站起来两三步就走上台,在狰的图案下面印了一颗星星,然后下台。

    没一会儿,那个名叫公输的短发女人走上台,她看了一眼台下的丹娘,然后在金刚智和狰的两个图案下面都印了一颗金色星星。就在她要下台的时候,台下的白委员突然给了公输一个询问的眼神,公输微不可察地一点头,白委员眉毛抖了抖,似乎心里有了底,大大地抿了一口茶杯。

    骄虫闷闷地对白委员说:“我听说,姒文姬昨天放出话,要求那些在三眼环球挂职,或者受过三眼环球照顾的代行者把票都投给山灵,何况有不少人并不乐意我们多一个二席的席位,要是最后杨狰的票输了,你可别来找我。”

    白委员摇头不语。

    两人说话间,梅小姐也走上台,她在三个象征传承的图案前摇摆不定,过了好一会儿,才决定把票投给杨狰和丹娘。

    查小刀紧跟着上台,他转了转眼珠,把票投给了金刚智和丹娘,然后转头下台。

    李阎站了起来,才走到二席没等他上台,赵剑中突然开口:“这次的选举也和你有直接关系,你不能投票。”

    “知道了。”

    李阎没有立即坐回去,而是隔着赵玄坛,脸色复杂地和丹娘对视。

    “你们俩人是有话说?”

    赵玄坛突然开口,倒让李阎一愣。

    没等李阎说话,赵玄坛又说:“新的阎昭会名单还没定嘛,大家随便坐而已。君子有成人之美,不如我们换个位置?”

    李阎眨了眨眼,当即点头笑道:“那谢谢你了。”

    “没事。”赵玄坛居然真的站了起来,他面向台上的一席问道:“老爷子,我这应该不算坏规矩吧?”

    赵剑中徐徐地摇头:“不算。”

    赵玄坛拍了拍李阎的肩膀,然后哼着小曲,真的走到四席里去了。

    李阎老实不客气地坐在丹娘的旁边,他偏头看着丹娘的脸蛋,缓缓吐出一口气:“阎浮多妙人啊。”

    公输收回目光,有些不解地问身边的郑惊鸿:“赵玄坛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怎么看不明白。”

    郑惊鸿仍然十分虚弱,但面上已经不大看的出来了,他低声回答说:“秦安死了,可留下了不少产业。日子长了。赵玄坛以后不好过。他是个聪明人,可有的事再聪明也没用,看他能撑多久吧。”

    阎昭会的代表们一个又一个走上台,有些新入场的代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问过周围的人,又纠结一番,还是决定上场投票。

    过去两年的阎昭会人员变动很小,彼此都是封闭的圈子,每到这种选票环节,什么人能拿什么票数,基本都是心里有数,走个过场而已。可这次阎昭会迎来了大量的新血,加上许多老的阎昭会代表被拒之门外,这次的票数才扑朔迷离,谁也很难知道结果。

    “你应该提前和我说的,尤其是这种事。”

    李阎吐字很缓慢。

    “你会答应我么?”

    两人的脸快贴在一起。

    “不会。”

    “我觉得也不会,所以我干脆没说。”

    “……”

    两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坐在丹娘另一边的金刚智不急不缓地拨动念珠,神色古井无波。

    丹娘看着李阎有些沉重的脸色,突然嫣然一笑,她伸手抚摸着李阎的耳朵和头发,睫毛微微抖动着:“我知道,你很讨厌这种事,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了。”

    李阎抓住丹娘的手腕,使劲攥了两把,半天才闷声道:“下不为例。”

    台上,姒文姬在板子上在太岁的图案下印下金色五角星,看到台下旁若无人,耳鬓厮磨的李阎和丹娘,心里那份不痛快都挂在了脸上。

    她把印子一摔,头也不回地下台。

    白委员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心里突然一沉。

    太岁的票数仍然是最低的,只有一百五十票左右,可不知不觉间,似乎涌现出了许多只投了丹娘的代行,她和杨狰的差距也只差了四十票左右。

    至于金刚智,他的票数仍旧遥遥领先,眼看没投票的人已经没有几个,新入场的代行如果补不上的话,投票就要结束了。

    “总不该真的走到那一步吧……”

    白委员有些担心。

    可最终,事情还是向他不愿意的那个方向发展去了。

    也许是丹娘的话让那些本来不乐意给狰投票的人没了后顾之忧,也许是三眼环球真的手眼通天,丹娘的票数居然直追杨狰,两人最后的票数都停留在二百零七票上!

    “还有人么?”

    赵剑中皱着眉头问。

    现场无人应答,金刚智最后票数二百六十三,显然是无可撼动了。

    “既然如此。”

    这时候,门突然开了,骄虫见到进门者的脸,脸上怒气勃发,脸上的表情更是僵硬,两旁的代表都忍不住看他。

    丑慈拖着满身泥土和伤口,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富丽堂皇的会场。

    “你要投票么?”

    赵剑中悠悠地问。

    “我,我。”

    丑慈半天说不出话。

    烛九阴也开口道:“不投就找个位置坐,投就到前面来,别婆婆妈妈的。”

    “我,我投。”

    丑慈跌跌撞撞地上台,他举起印子,有些局促地咽了口唾沫。眼前三个图案他完全不认识,只能撞运气瞎选,可不选,又心有不甘。

    全场都很安静,几乎所有人都盯着他。

    除了李阎和杨狰。两个人都闭着眼,似乎在恢复精力。

    丑慈最后一咬牙,在票数最多的金刚智后面印上金星戳子,然后急匆匆下台。

    太岁和狰仍然是平票。

    “还有人么?”

    赵剑中问。

    这次真的没人再回应。

    “那,我宣布闭票。”

    seo0395.com校园小说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