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天堂太远,圣·弗朗西斯科太近
    你的长期阎浮事件:破碎100件品质在精良以上的兵器,已经完成了!

    “睚眦”这道线索从李阎刚入阎浮就开始,他就一直在做,在各个果实的连番恶战,加上红山围场一役,李阎终于完成任务。

    只见一枚血色纹身攀上李阎的手背,化作独角龙身,栩栩如生。

    你正式开启了阎浮事件:腥杀

    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偿德报怨,皆可逞意。

    事件内容:在果实当中的“偿德”和“报怨”的行为,可获得睚眦的意气认可,当意气认可到一定程度,你将获得一道随机的睚眦传承。

    瀚海龙元发动!

    你获得三次特殊阎浮事件。

    1,调查密西西比河的恐怖美人鱼,并取得其鳞片。

    2,调查并解开旧金山证券交易所的疯人谜团。

    3,寻找传说中的巨人湖。

    备注:你可以拒绝接受事件,但接受后,如果无法完成事件,将被扣除相应点数。

    瀚海龙元剩余使用次数:97/100

    “全部接受。”

    李阎眼皮也不眨。他坐起来,举目四顾,这是一座船埠,临近黄昏,整个码头只有稀稀拉拉十几个人。

    海面上停靠着从烟囱里喷出白色烟雾的铁甲轮船,岸上一眼望去是尽是老旧棚屋,地上有脏乱的碎帆布,上面写着诸如chinks,fuckoff之类的标语。船埠以外,是错落的红砖厂房。从中潺潺而出的巨大噪音和林立的黑烟一齐升上天空。

    一道巨龙般的铁轨穿过海水,城镇,铁网和森林,以一个夸张的弧度通向远方,那高耸如云的连绵山脉……

    “呜呜呜呜呜呜!”

    蓦地,汽笛声响起,金属活塞上下运动,车顶是一座无臂的人像,造型奇特的机械轨道车沿着铁轨,越过巨大的禁入标志,驶上高山。

    李阎甚至能透出车窗,看到戴着绅士帽,大腹便便的洋人和和穿着礼服,用扇子捂住脸娇笑的淑女。

    他的视线顺着火车和铁轨投向远方,山上是耸立如云,哥特式复兴风格的城堡,夕阳和彩色的烟火将高山城堡中的一切映得如同仙境。

    那里有股票交易所、戏院、教堂,造型精美的沿街店面。雄伟的建筑上是巨大的木质广告牌,上面写着欢迎来到圣·弗朗西斯科。蒸汽腾腾,明黄色的飞艇自天空中缓缓飘过,金属质感强烈的尖塔叫人心生敬畏。各色服务于人类的机器让人目不暇接。它们的冰冷的外表下,是人类试图掌控自然的,那颗炽烈而澎湃的野心。

    一阵令人作呕的鱼腥味传来,李阎收回目光。

    整车盛着死鱼的货箱被人随意堆放,几个瘦弱的饥民稀拉拉的站着,无一例外,这些都是亚洲人的面孔,他们大多梳着油腻的辫子,天灵盖的头发被剃掉一块,神色麻木。

    “新下船的那几个!把这些搬下去,然后跟我走。”

    说话这人操着一口广东话,他站在码头上,同样是黑发黄肤的中国面孔,身材矮胖,蒜头鼻子绿豆眼,长长的八字胡子,一只脚有些跛,个子不高。作牛仔打扮,却同样留着一辫子,看上去不伦不类。他身后站着几名五大三粗的打手,甚至还有满脸横肉的洋人。

    那些饥民应声动作,只有李阎无动于衷。

    一名驱赶饥民的水手过来推搡李阎,反被一股大力击飞,满口咳血跌落海面,这猛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其他几名拿着棍棒甚至枪支的水手立即围拢过来起来,但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一股粘稠的恐怖味道挟裹全场,船上的人都感到了不同时间段的剧烈耳鸣,有些人甚至跪在地上大口呕吐起来。

    那发号施令的八字胡子离着很远,他注意到骚乱,立马领着一瘸一拐地走过来,环顾了一会儿,冲船上唯一站着的人,也就是李阎阴沉地道:“你在干什么?”

    李阎正低头打量自己,他同这些饥民一样,穿着破布褂,上面还沾着污泥。毫无疑问,这就是他在这个世界的出身了。

    这个时代的旧金山里,聚拢着大量的华人劳工。他们大多是逃荒谋求活路,才不得已远赴重洋。或者被黑心商人的合同所欺骗,甚至干脆被强迫贩卖。有大量的华人聚集在这里船埠做工,他们的工资远比当地人低廉,受到了残酷的虐待和歧视,同时,烟馆妓院附近,那些死斗的混混,聚众闹事的黑帮,也不乏华人的面孔。

    见李阎不答话,八字胡子脸上明显闪过暴戾的神色,但不知怎地,眼前这个满身泥巴,快一米九的男人只随意瞥了他一眼,便叫他失去了叱骂的勇气。

    八字胡子谨慎地后退两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阎。”

    李阎随口回答。

    八字胡子伸手叫来一名伙计,从他手里夺过花名册,暴躁地翻动着、很快,他就找到了李阎的名字,脸上也一下子眉飞色舞起来。

    “哦,李阎!我知道你,你是刘总督贩来的!是官府镇压拳乱之后,被俘虏的妖人!你本该被砍头的!”

    他合上账本,冷笑着环绕李阎徐徐踱步:“你花了钱,刘总督保住了你的性命,你才能囫囵着被卖到这当猪仔。我不知道你在中国的时候是多么穷凶极恶,但我希望你明白当前的处境。”

    八字胡子在李阎面前站定,笑眯眯地说:“你可以叫我吴先生,我和美国人合作修铁路,只要你勤奋工作,不要闹事。你就可以赚到足够的钱,在这里安家,当个富家翁也说不定。不过,和别人一样,来这里的船票你一样要付,拿你一年的工资来抵,一年之后,你就可以赚钱了。”

    才怪……

    吴先生心里冷笑。

    李阎直勾勾地盯着吴先生,直到吴先生有些吃不住地退后两步,李阎才开怀笑道:“当然没问题,吴先生。”

    说罢,李阎转身走到货堆前,一手一个扛起箱子往船下走。留给众人一个背影。

    吴先生脸色有些阴沉,他靠这样的生意发财,豢养着大批打手。经他手的“猪仔”不下万人,但是头一次,他从一个猪仔身上感觉到恐惧,他隐约感到,这次可能骑虎难下。

    也许这次不该接下刘总督的生意。

    吴先生心里浮现起这样的念头。

    seo0395.com校园小说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