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第一把传说武器
    这人是妖贼的得意门生,他刚上来,底下就站起来一个皮肤黝黑的土人。黑炭似的,两只眼白得分明。脖子上戴着兽牙项链。

    “这是贡依族的海盗,他们让妖贼灭了族了……”

    “就前两年那个海岛土族?”

    两边的人气氛很沉,眼里都有杀意。

    李阎虚着眼观察,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诸多海盗,利益,恩怨,算计,光怪陆离的法术交织起来,要打上好久。

    林阿金,朱贲手下也不缺好手,五家大头领,加上各家的海盗。拿出来的军备人手换算银两,以千万计算,如果三十万两的军备打上一场的话,要打三十多场!

    而且蔡牵的给的甲板不小,腾挪空间大,耍心眼的拖一拖,打一场十几分钟到半个多小时都有可能。

    看天色,今天未必能打完。

    “前十几场是恩怨,等赢的场数有了高低,就该盯人了,谁赢得场多,就得别家盯住对付,不让他赢。”

    李阎出神了一会儿,场上已经分了胜负,那位挟裹复仇之志而来的贡依族土人,最终还是败死在章何弟子的手里。

    太平文疏·大明王

    太平文疏·青鸾

    太平文疏·陷空刀

    妖贼手中太平文疏层出不穷,这位身负血海深仇的土人长矛吹箭用得娴熟,可最终还是被一道扭曲的空气刀刃砍中脖子。

    咚~

    鲜血横流,人头落地。

    贡依族的人神色灰败,可也没说什么,收尸之后,有蔡氏伙计过来擦拭血迹,撒上香药。没多会就打扫干净。

    海盗们大多面无表情,谁都知道妖贼和岛屿土族的恩怨,这土人明显也下了死手。那个叫占惠也是被人搀扶下去的。

    何况,这种场合,哪有不闹出性命的道理。

    厌胜术,高里鬼,五婆仔,太平文疏,这颗果实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这次就算建立通道失败,也是丰收吧。

    李阎其实是有些担心郑秀儿撑不下来的,场上都是杀惯人头的,可秀儿才八岁,就是坐上一下午,都不太容易,何况眼下这胳膊大腿横飞,一会儿火焰一会鬼怪的。

    他去打量郑秀儿的神色,才发现她歪头看着,比自己还认真几分,偶尔有血腥画面,她也一动不动,睫毛眨动,貌似沉思。

    女孩沉静之余,俏秀眉眼之间,确有十娘几分神韵。

    李阎怔怔看了秀儿一会,笑着把眼光挪到场上。

    又是两场斗完,五大海盗各赢一场,蔡牵和林阿金多掏了十万两银子。

    章何手下,又上来一位,这人是章何的表弟,手上会五道太平文疏,评价达到了十都。比起那位阎老八来,也差不了太多。

    红旗有几场没上了,可查小刀身上还挂着彩,别管要不要紧,反正不好看,其他人,把握不大。

    “啊……”李阎瞅了一眼天色,暗地里想:“要不,我试试手……”

    “有桩事,我要问一问蔡老板和各位头领。”

    这时候,有个人忽然高声说道。

    蓝旗帮,千钧标。

    “有话但说无妨。”

    蔡牵说道。

    “桌上坐着这位,是我们五旗联盟两任盟主,郑一拐和十夫人的遗孤,而不是红旗帮的龙头天保仔,不错吧?”

    “不错。”

    章何接口,他大概猜得到千钧标要说什么。

    “若是红旗帮要争盟主,和我们蓝旗关系不大,可既然争盟主的,是我们五旗联盟盟主的女儿,我们蓝旗为秀儿姑娘出力,是理所应当的吧。”

    蔡牵没答应,而是去问章何:“章何兄弟怎么看?”

    章何打量了一下千钧标。

    面色枯黄,穷酸老渔民的打扮。

    “凡人,武功稀疏,连五旗联盟标志的高里鬼也不是……这样的人,是怎么把蓝旗帮整合起来的?”

    章何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点头:“就依你。”

    千钧标眼中精光一露:“好!”

    说罢,他从桌子底下抽出一把血红色鱼叉来,先是冲郑秀儿一拱手,紧接着大跨步往台上走。

    这渔汉握上鱼叉的霎那,整个人的气质陡然一变!

    查小刀满脸讶然,千钧标身上的威胁度,一下子从浅蓝色变成了深红色。且评价一下子飙升到了十都!且从光泽上看,比起阎老八只深不浅!

    那把叉子!

    李阎,章何,查小刀三个人脑海里同时闪过这四个字。

    【湄血】

    类别:武器

    品质:传说!

    锋锐度:99

    特性:1,寇(丧失一部分神智,换取“湄洲妖寇”的全部专精,)

    2,灵(以鲜血为引,可施展“湄洲妖寇”的全部技能)

    3,掠(杀死敌人可增长持有者的气力和体质,只有持有本武器时,增长的气力和体质才会加持在主人身上。)

    4,???

    备注:妈祖平定湄洲妖寇时的遗落物,早先被渔民丢入大海,在一次天母过海当中,被千钧标捡起。

    章何虽然看不出名堂,脸上依旧有明显的觊觎之色,又考虑到场合不合适,也就作罢,他眼角一瞥,正瞧见红旗帮的那个查刀仔,正冲着圆桌的方向呲牙咧嘴,嘴撅得老高。

    “弄他,卸磨杀驴,东西是咱的!”

    “我考虑考虑。”

    “传说级别的兵器,我来阎浮两年了,这是第一次看到!”

    “你会用叉子么?”

    “不会咱卖啊!咱跟他又不熟,溜达到你眼前的鸭子,你不吃?”

    “你站着说话不腰疼,这是杀鸡取卵。要是以后真能留在这儿,传说武器不算事!稳住这里的势力才是关键,这要弄死他,伤透人望。”

    “这么办,要是通道建立不起来,短时间这个果实咱来不了。从头到尾搜刮一遍。不能空手走。”

    “……好,我想想办法。要是事办不成,找个机会喝酒,这叉子不是乱人心智么?扣他一个失心疯要杀我的名头,把叉子弄到手!”

    两个人交流一番,已经敲定主意。

    千钧标深吸了一口气,有无尽的的气力涌了上来。可不知道怎么的,脖颈一阵阵发凉。

    他手中【湄血】一竖,在空中斩出道道血华。那妖贼海盗衣裤鼓动,阵阵黑气缭绕,煞气凛然。

    轰隆!

    天上乌云氤氲良久,终于劈下第一道蓝紫色电光!狂风暴雨随之而来。

    seo0395.com校园小说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