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天母过海
    首先是一匣子金玉首饰

    【珠宝玉帛】

    贵重物,可兑换两百点阎浮点数,也可以价值充当一千两白银的湘君祭品。

    【守夜双刀】品质:稀有

    锋锐度:60

    特性:【入肉】(必定破防)

    这是一双不到两尺的短刀,刃薄,刀身爬着一条黑背鸱吻,煞是好看。

    【莲娃杆网】

    特殊物品

    不可带出本次事件

    可进行高质量的海上捞捕,有一定几率获取珍贵的海上食材。

    【冻尾雕图】

    阎浮残余物

    不可带出本次事件

    闽南十二异兽的图样之一,集齐十二张图样,可开启一次难度极高的大型阎浮事件。

    图上是个鸟头人身,红色灯笼裤的怪物,简笔画,风格滑稽。

    李阎扫了几眼,不假思索:“后两样就别分了,捞上来什么咱俩一人一半,阎浮事件一起做。我拿首饰,刀给你。”

    “这么便宜我?”

    查小刀笑着问。

    李阎回答说:“你佛跳墙的食材要是够了,做好之后分我一份就行。”

    他现在姑获鸟觉醒度是56%,下次事件够了二十刻龙虎气,一道九凤神符,加一碗佛跳墙,自己距离第二次峰值突破就不远了。

    “没问题。”

    查小刀答应得非常爽快。

    “我说,百战人面无桃花,你还能凑出个什么词来?”

    李阎有点好奇地问,他还真有些羡慕查小刀的传承,无论是饕餮还是魁,都有极高的创造力和可塑性,李阎隐隐觉得,这些才是传承发展的方向,当然,在直接战斗力上,目前还是自己的姑获鸟更胜一筹。

    “在没有确定自己想要的代行的传承以前,传承的发展方向最好朝互补的方向发展,食技还是偏辅助了,我就准备凑个‘千里不留行’之类的,想也知道是杀招。”

    查小刀不无期待地说道。

    李阎认真想了想:“百战不殆怎么样?”

    “听着还行。”

    鸭灵号上风平浪静,海面广褒,海水黑中透蓝,偶见跳起的白肚肥鱼。

    “话说回来,你绑了那老头,还真准备跟官府索要赎金啊?”

    “阎浮事件里是这么写的,不过,很难。”

    想让官府向一伙子野匪低头,可以说难比登天,考虑到五旗联盟的前身是宝岛郑氏,官府更没有妥协的可能。

    李阎也不在意,官府会剿匪,这是一定的,剿不赢,他自然回来和自己来谈。

    这里距离大屿山,大概要航行一天不到的距离,十夫人命不久矣,可应该来得及。

    在李阎心里最硬的那个地方,一直重复着一句话。

    十夫人得死。

    这个女海盗头子的确是个很吸引人的寡妇,她头脑缜密,心肠狠辣,因为修炼厌胜术,骨子还透着一股冰冷的血腥和邪恶。可面对李阎的时候,偏偏显得幽怨又期待。

    何况这女人身段妖娆,气质独特,尤其是带点沙哑的嗓子勾人,时而会让李阎回味起当初和茱蒂相识时,不食肉味的沉湎滋味。

    可这并不能掩饰,十夫人对李阎的威胁,超过官府,和海上任何一个大枭。

    红旗帮元老几乎死尽。十夫人才是红旗帮真正的龙头,也是当下唯一一个,可能把李阎从红旗帮掌舵人的位置上拉下来的女人。

    秀儿还小,倒是不用担心,可十夫人是天保仔的枕边人,和李阎接触久了,难免生出事端。上次问到秀儿的出生问题,李阎其实已经露了破绽,只是圆得好。她也没起疑心。

    一旦让十夫人发现,李阎并非是她心中那个干儿子情夫天保仔,那么,十夫人现在对李阎有多温柔,到时候对李阎就有多残忍。

    这女人让自己的情夫吞吃她的脊柱骨来获取厌胜术,对自己都这么狠,遑论别人。

    她一天不死,李阎就有可能满盘皆输,沦为五旗联盟追杀的丧家之犬。

    想到这儿,李阎自嘲地笑了笑,自己这么着急攻打虎门,除了立威和摸底,恐怕也有一部分,是不知道这么面对将死的十夫人,索性远远躲开。

    查小刀把玩了一会儿守夜双刀,也就收了起来,反倒那道【莲娃杆网】,他琢磨了半天,如获至宝。

    这道渔网看上去普普通通,放在李阎那边叫铁枪网,这时候叫大头杆,大概四米长,圆锥形,分成枪杆和网囊两部分,中间是用高粱枝编起来的“虾须”,鱼进了网,被虾须子一隔开,就出不去了。渔民把网杆刺入水中,借船力或者手腕使劲,把鱼拖进渔网,再收回来就大功告成。

    对了,这东西用起来费腰。

    海里的来回涌动的鱼群用肉眼都看得见,查小刀看上去是打过鱼的,下手也很是熟练。弯腰下网,手上拖着竹竿来回摇曳,大概过了一支烟的功夫,查小刀双手捏紧枪杆,往上使劲一扯。

    哗啦啦啦的掀起一道水帘子。可网里却空空如也。

    李阎忍不住怪笑出声,他这一笑,旁边三三两两推牌九的水手们也没忍住,一个两个跟着起哄。

    这边查小刀满脸诧异:“这虾须子是坏的,拦不住鱼啊!”

    “你别来这套,不会用就不会用,我还能笑话你?”

    李阎捏着从查小刀那里求来的烟卷,毫不客气地拆台。

    “我是海河边长起来的,我不会用?你有本事,你来!”

    “赌什么?”

    “我身上的烟。”

    李阎把烟卷一扔,跳下圆桌两步赶过去抓过杆网。

    “瞅好了啊。”

    渔网入水,李阎右手拖着杆子,左手大拇指往下一压。

    查小刀一开始满脸的不信,看到李阎这架势,才后知后觉。

    李阎不会打鱼,可抖大枪是一把好手啊。

    燕穿帘!

    海面上爆起泼天的水浪,黑色渔网舞成了朵朵枪花,不时有各色鱼蟹从半空中洒落,李阎大臂肌肉虬结,肩膀扛住杆子,口中“着”了一声,倒拖渔网出浪,杆网重重地砸在甲板上。

    “不算。不算。你这是捞上来的?你是打昏了挑上来的吧!”

    查小刀跳着脚,骂到一半,看清楚李阎捞上来一个什么玩意儿,瞳孔顿时一缩。

    七八条蹦跶的大头鱼中间,杆子挑着的,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往那儿看!”

    有水手忽然惊咦了一声,手指往西面一指,不用他说,李阎和查小刀也瞧得清清楚楚。

    水花溅起涟漪,圆圈逐渐扩散开来。

    一尾白色鲤鱼跳出水面,足有二十米高,这白鱼浑身剔透,色泽圆润,玉脂一般。尾巴占了身体的一半,大概人的巴掌大小,火焰般绽放的白色鱼尾上,有流畅的金色纹路,非常神异。

    接着是第二条,第三条,无数白色鲤鱼争先恐后跳出水面,在海面上跳成一道白色的拱桥。

    船上轰然作响,也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句。

    “天母过海啦!”

    seo0395.com校园小说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