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抛饵
    李阎冷着脸穿过走廊,天色昏暗,墙角偶见私语的情侣。

    一只长喙黑鸟落在他的指头上。

    “苏都,情况怎么样?”

    “镇抚大人,这里好热闹啊~”

    在天空鸟瞰的九翅苏都巧笑嫣然。

    “我这里碰上点麻烦,把你身边的苏都鸟都派过来,我尽快解决这里的事,然后过去找你。”

    “好的,大人。”

    指头上的苏都鸟扑棱着飞了起来,几十只比马蜂还小的黑色苏都鸟穿过窗户和甬道,以李阎为圆心,一点点向外扩散搜索。

    李阎眼珠不住转动,走廊上随处可见谈笑的男女。

    “一个是枪手,一个能短暂控制人的心智,可能还有别人。”

    蓦地,李阎心口一麻,他想也不想,拳头砸破玻璃窗,在周遭学生一副见鬼的表情中,从窗户往外跳了出去,手掌抓住阳台边沿,不过两三个攀跃到了四楼的窗户边上,双脚猛力一踹,身子顺着窗户贯了进去。

    “啊~”

    正在提裤子的女孩看着李阎踹破窗户进来,吓得惊声尖叫。

    李阎瞧了一眼门上的牌子的标志。

    一个穿裙子的火柴人。

    瓷砖上躺着一只苏都鸟,血肉模糊,凌乱羽毛和血污交杂。

    女孩惊叫着往外跑。李阎一抬手,环龙剑飞旋着,嗤地一声钉在女孩面前的洋灰墙上。森森冷意让女孩打了一个哆嗦。

    “别动。”

    苏都鸟非常机敏,飞行技巧高超,体型又小,当初骷髅纹身男用机枪也没打下来一只,不可能被普通人踩死。

    女孩吓得浑身颤抖,手腕提到耳朵附近,眼里满是惊恐的神色。

    李阎扫过一排隔离间的下沿,看见露出的帆布鞋,一脚把门踹开,露出里面满脸通红的女生。

    场面尴尬,可李阎眼睛眨都不眨,硬是看了一个满眼。

    “流氓啊!”

    这一嗓子上下几层楼都听得清清楚楚。

    李阎脸色丝毫不改。他掏出络腮胡子留下的手枪,对着门口就是一枪,墙皮崩飞出去老远,这下子厕所外面的人再没一个敢冒头。

    李阎收回手臂,冒着袅袅余烟的枪口对准蹲在地上的女孩。

    “姑娘,玩挺开啊。”

    ……

    水房的门吱呦一声打开。

    老秦穿着军大衣,手里提着两只暖壶,正慢悠悠地往值班室赶。

    “大爷,大爷。你快瞅瞅去吧。”

    有个带着眼镜的学生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老秦拿着派头。

    “学校新来的那个门卫,姓李的那个,他,他……”

    老秦把暖壶一扔,顺着学生指的方向,撒丫子跑了过去。

    “大哥,我不知道哪儿得罪你了。您,这是干嘛啊。”

    女孩的眼睛红肿得像是桃子。

    李阎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被环龙剑截住,站在一边瑟瑟发抖的女孩,一时间举棋不定。

    门口外头,中分头的系主任不敢露头,只是干巴巴地在外面喊:

    “小李同志,你有什么问题,就说出来嘛,是在工作上不太顺心,还是家里有什么困难,大家一起帮你解决,你这是干什么呀。”

    李阎盯着隔离间里的女孩,手指在扳机上来回敲动,像是在犹豫什么。

    好一会儿,李阎忽然笑了起来,:“妹子,咱俩赌一把怎么样?”

    女孩的表情像是要哭出来一样:“大哥,赌什么啊。”

    李阎扣在扳机上的手指一点点勒紧:“我赌你们两个……”

    剑刃擦出墙皮的声音响动,李阎脑后有风声急啸。

    一直站在旁边的女孩俯身折冲,行云流水地拔出环龙长剑,凶狠朝李阎后脖子砍去。

    “全都是。”

    “嘭!”

    老秦穿过三步并作两步赶了过来,刚想张嘴呼喊什么,就听见门里头一声枪响。

    李阎歪头让过环龙,秋水一般的剑刃劈落他几根头发,持剑女孩身姿挺拔,握剑姿势端正凌厉,明显是下过苦功。

    灼红子弹当啷落地,貌似可怜的帆布鞋女孩双眼圆睁,脸上发青的血管虬结,狰狞之余,还露出几分森冷之意。

    三人都停顿了一个呼吸。

    “杀人啦!”

    门口的人看见李阎朝隔离间里开枪,顿时乱作一团。

    握剑女孩横抹剑刃,帆布鞋女孩口中尖啸。李阎抽身飞退,连连开枪。

    灯泡摇晃,剑光和子弹齐飞。

    “你直面了木魁之力。”

    木魁,倮类。

    李阎脑仁一阵抽痛,身子顿时有点不听使唤,他刚要插下黑色龙旗,胸口的泛绿铜钱迅速分流出一股古朴青意。让李阎神智为之一清。

    他再一睁眼,眼前两张秀气脸庞上尽是冰冷杀意。

    ……

    武山撑开耷拉下来的树枝,林野之间,曲曲折折,血腥味越发浓重。

    他穿过树根和和怪石下一具又一具残破的尸体,眼前终于出现了第一个活人。

    那是一个面容和煦的年轻人,他半跪在地上,身上背着一个长相甜美,似乎昏迷过去的年轻姑娘。

    地上血迹斑斑点点,年轻人的胸口被掏出碗大的一个血洞,此刻想站起来都非常勉强。

    武山啪叽啪叽嘴,往年轻人身边一坐。

    “忍土,就这么点能耐?”

    唇角沾血的年轻人苦笑一声:“丢人了……”

    “再怎么说,你们这些人也一直在帮我的忙,告诉我人去哪儿了,我替你们拔疮~”

    “跑远了,你们追不上的。”

    年轻人把身后的姑娘身体轻轻放平,泛白的手指捏住树干。

    “和你们这些拥有传承的外来行走不一样,忍土的强弱,只取决于所处果实的强度,是果实本身的一份子,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更好的帮你们这些行走善后。”

    “本来,对付你们这些连九曜都没有的低位行走,我们的人手完全足够,没想到,咳咳,阴,阴沟里翻船,那个裴云虎……“

    武山眼见年轻人的气息逐渐微弱下去。

    “要不,我帮你叫个救护车?”

    年轻人洒脱地笑了笑。

    “忍土只会沉眠,不会消亡。”

    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颤巍巍地指了指自己胸口,手掌跌落,瞳孔逐渐涣散开来。

    武山把眼一眯,把手伸进年轻人的怀里。

    掏出来的,是一张色彩斑斓的绫织玉轴

    【五彩绫锦玉轴一品圣旨】

    魁之力封印,不可添写修改。

    武山心口忽然一阵悸动,似乎被什么东西攥紧了一般。

    没等他反应过来,一股黑色水流猛然卷过他的手腕。

    武山眼神一厉,脚下有杏黄色光芒喷薄而出,手臂一横,硬生生撞退了来人。

    穿着背心短裤的昭武一个翻身,脚面蹭进泥土当中,飞退足有一尺多。

    一杆龙纹关刀从天空劈落,刀光煊烈压向武山双眼。

    赤色团华从武山脑后盘旋而出,正磕向龙纹关刀。

    空气当中冒出嗤嗤的白烟。

    昭心身子飞燕一般跳跃而回,一时间兄妹两人有夹击之势。

    “喂,大叔,东西拿来给我们用用,用完我们还你,如何?”

    “我要是不给呢?”

    “那就打到你给!“

    昭心刀刃拖地,龙纹关刀上,一条黑色小蛇盘旋刀杆,为这把关刀平添几分妖异。

    “先等等……”

    武山一开口,兄妹两人讶异地对视一眼。

    武山先是慢悠悠地朝天上看了一眼,然后低头打量起地上忍土的尸体来。

    “人死了没有知觉,就算猜错了,也算不上冒犯。”

    他抓起地上的年轻人,昭心本能地朝前踏步,被昭武阻止。

    光头昭武盯着忍土的尸体,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武山捏着年轻人的脖子,胳膊一甩把他扔到空中,后脑赤色团华喷薄而出。等年轻人的尸体落地,已经燃烧成一个巨大火炬。

    油脂噼啪作响的声音听得人不寒而栗。

    武山盯着燃烧起来的尸体足有二十秒钟,发现没有任何异动,这才点了点头。

    “看来不是什么驱狼吞虎的把戏,裴云虎是真的跑掉了。”

    武山把头转到兄妹两个人身上,勾了勾手指。

    “来呀,打到我给。”

    ……

    >><center>(本章未完......)

    seo0395.com校园小说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