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天与水
    “老实讲,我一开始以为你玩玩的。”

    茱蒂闻言缓缓坐直身体,把翘着的大腿放下来,冲李阎扬起了下巴。

    “谁跟你玩玩。”

    说着,她站起来往外走。走了两步忽然转过身来,美目一瞪。

    “走啦,还吃。”

    李阎咂了咂嘴,也跟着站了起来,招呼侍者过来。

    “帮我打包谢谢。”

    茱蒂走下食船,跳上一艘海钓画舫。李阎紧随其后。

    “去哪儿。”

    他开口问道。

    船漂浮在海面上,顺着水流荡漾而去,船舱里明黄色的灯光格外柔和。

    “漂着吧。”

    茱蒂摘下发卡,把头发倾泻下来。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李阎走进船舱,看了一个满眼。

    “你想讲的话,就刚才那些?”

    茱蒂问道。

    李阎低着头:“看在我火急火燎去救你的份上,帮我个忙,我有个邻居……”

    李阎说着话,忽然感觉鼻子有些痒,刚想抬头,温热的嘴唇贴在了自己嘴上。

    澎湃似山火。

    李阎反身把茱蒂压倒,耳边是女人银铃似的笑声。

    他的胸肌紧贴茱蒂饱满的胸口

    “我的话,你到底听清楚了没有。”

    女人伸手勾住李阎的腰。轻轻咬着男人的耳朵。

    “非常清楚。”

    她在李阎腰间拧了一把。咬牙切齿地说:

    “这种时候你都缩,以后唔要叫男人。”

    李阎怔怔地看着茱蒂,吞咽唾沫的声音清晰可闻。他咧了咧嘴,眼里有别样的涟漪。

    “你说的对。”

    说着,他埋下了头。

    黑夜的海面深沉而悠远,两条白色的游鱼划出水面,灵巧拂动的浅色鱼尾惊鸿一瞥,随即消失在水面。溅起一阵微颤的涟漪,倒映出漫天的被揉碎的星点。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

    “你干嘛?”

    女人的声音又羞又嗔。

    “右手不方便,换个姿势。”

    ……

    “尝尝我做的叉烧。”

    李阎围着围裙,眉目间有难得的温柔。

    阿秀一语不发。

    李阎扬了扬被绷带包裹的右手。

    “我都这么惨了,给个面子嘛。”

    顿了一会儿,女孩才问道:

    “你昨天晚上去哪了。”

    “有些私事要处理。”

    李阎把铲子扔进洗手池。

    “对了,办学的手续我给你弄好了。等下介绍个人给你认识,是你家的远房亲戚,我花了好大力气才找到的,她愿意做你的监护人。法理和情理,都比我合适。“

    “我家是逃荒过来的,点会有香港亲戚?”

    “你阿妈走之前讲得,一定冇错。”

    李阎说的斩钉截铁。

    阿秀眼睛垂着。

    “你唔要觉得我年纪小就好骗。”

    一个明知道自己母亲已死,却可以做到恍若无事的女孩,一个十几岁,看见遍地破碎的尸体第一反应是拖进里屋,不要让人发现的女孩,怎么会好骗。

    李阎坐到阿秀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妈也希望你过得好。”

    女孩没有回应,拿起碗筷,默默地往嘴里扒饭。

    下午两点,穿着浅蓝色牛仔裤,踩着一双黑色女士皮鞋的茱蒂来到李阎这里。

    ”冇想到娣姑一直在香港,直到去世我都冇见到她。“

    茱蒂眼睛红肿。

    “唔过她留下女儿,我一定好好照顾。乖,叫茱蒂姐。”

    阿秀小脸蛋怯生生的,和在李阎面前时的缄默阴暗判若两人。

    好一会儿,她才着茱蒂鼓励的眼光下嘴唇翕动。

    “茱,茱蒂姐。”

    看着相拥而泣的两人。

    李阎不由得感叹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

    ……

    “那小姑娘蛮有趣。”茱蒂点燃一口女士香烟,枕着李阎的胳膊。

    “我让你认她是表妹,是希望她以后唔要被人家嚼舌根。冇必要太迁就她,让她读完书就好。”

    茱蒂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她转过头好奇地看着李阎。

    “就算你伤了右手,也唔可能打唔过那个咏春小子吧。”

    在茱蒂看来,李阎能杀死那个盘着蛇的阿宇,这简直是非人类的表现,即使现在李阎告诉她自己能在香港礼宾府的顶楼打飞机,茱蒂也不会第一时间质疑。

    李阎歪了歪脑袋。

    历江宇的阎浮传承的确唬人,盘舞在身上刀枪不入的大蛇把子弹当糖豆吞的时候,任谁也会觉得这厮不可匹敌。

    但李阎不那么认为,巴蛇凶险,但历江宇的素质不高。

    甚至有些时候,身为宿主的历江宇的慌乱指挥,会抹杀巴蛇天生的猎食本能。

    加上宿主是巴蛇的最大罩门,还有必须在释放后两百米内活动的限制,这份超凡力量前景巨大,但现在并不是特别实用。

    人体自身的脆弱已经决定了生死一瞬的搏杀有太多的不稳定性。

    双眼,裤裆,心脏,脖颈,脊骨。

    两边人都是肉体凡胎的话,拳头可以砸碎对手的骨头就足够硬了,没必要去劈钻石。毕竟阎浮世界没有血条。

    当然,如果徐天赐对上历江宇,在那种情况下,李阎还是更看好历江宇多一些,连李阎自己战胜历江宇,更多的也是心志和魄力上的碾压,硬实力方面,巴蛇刀枪不入的皮肉,盘在历江宇身上比子弹还快的冲刺速度,牙齿遇之则吞的诡异力量,的确无解。

    但是在另一个角度来说,张明远又未必弱于历江宇,开明兽之力可以燃烧魂魄,也就是说,也许张明远的拳脚对巴蛇是有效的。

    说到底,这不是在打关卡,后面出场的一定比前面强,赢面这个东西谁都有,看的还是心态,魄力,还有运气。

    如果是自己拥有巴蛇,又该怎么使用呢?李阎不禁这么想。

    这次阎浮事件结束,自己也应当拥有像张明远和历江宇那样,拥有属于自己的传承,按照张明远的说法,传承是整个阎浮世界最宝贵的东西之一,只有第一次完成阎浮事件的时候,才有百分之百的可能得到。而在这之后,想要获得第二个,乃至更多的阎浮传承,难度就越来越大。

    “你希望我赢么?”

    张嘴就能让和联胜这样的大社团灰飞烟灭的茱蒂像个小女孩一样双眼放光。

    “当然。”

    “那我就讲……”李阎拿过茱蒂手里的香烟吸了一口。

    “我一定赢他。”

    seo0395.com校园小说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