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340 该如何及时止损
    但没有理清楚这些思绪,就已经将这事儿瞒到了现在。

    好像到了这种时候,也只能一直瞒下去。

    “认识。”

    夏艺听完他确定的话,其实没觉得奇怪。

    梁时都能和宋忻嫒认识,和仇宴辛认识好像也不奇怪,他们这些有钱人,大概都是一个圈子里的,接触本来就很多。

    这也再次证明,梁时的家境很不错。

    毕竟,仇宴辛的背景很厉害。

    “那真是挺巧哈。”夏艺敷衍的笑了笑,心里悄悄松了口气。

    这样看起来,仇宴辛应该还不知道自己的事情。

    “既然你们认识,你现在可以出去和他聊聊。”

    仇宴辛放下所有资料,目光牢牢锁定了夏艺。

    他眼里情绪很深,让夏艺不由打了个寒颤。

    仇宴辛也确定了一些事情,比如说,夏艺并不知道梁时的身份。

    那梁时知道吗?

    这确实是他现在应该考虑的问题。

    不仅是仇宴辛没有料到过这样的状况,很显然,即便是那个身居高位的男人,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女儿和儿子,竟然会阴差阳错的,认识了。

    不知道该说这是缘分,还是倒霉?

    仇宴辛在夏艺逐渐坐立不安的时候,终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他站起来:“你继续忙,我先出去了。”

    “哦,你去吧。”

    仇宴辛离开之后,夏艺不自觉地嘀咕一声,这人到底过来是做什么的,这样就走了吗.....

    他到了外面办公室,找到梁时:“出去聊聊?”

    “行。”

    梁时暂时放下手头工作,跟仇宴辛一起出去了。

    “哥,没想到你也会在这儿。”梁时递给仇宴辛一瓶水。

    “我和夏艺是......朋友。”

    梁时点了下头。

    “你又怎么会来这里实习,我记得你之前打算开一家画廊。”

    “还没有准备好,再缓缓。”梁时扬唇说,“反正也无聊嘛,随便找些事情做咯。”

    “是夏艺招你进来的?”

    梁时转过头:“也算吧。”

    “嗯。”

    “哥......你这是......”

    梁时笑容灿烂了些,好像从仇宴辛不动声色的情绪里,发现了什么。

    仇宴辛并未否认,就算是承认了。

    少年人笑起来还有几分揶揄:“那这回是怎么着,认真的?”

    “你觉得呢?”

    “也是,不认真的,也就不用采取迂回方式了。”

    “你一个小屁孩儿,懂得倒是不少。”

    梁时仰头喝着水,然后说:“不准年纪歧视。”

    仇宴辛握着水瓶的手指紧了紧。

    看来,梁时也什么都还不知道,一切都是巧合。

    双方当事人显然都还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

    仇宴辛很少有感受棘手的时候,撞上了夏艺,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都让他觉得非常麻烦。

    现在这样,又要怎么解决?让夏艺和梁时都分别知道对方的身份?还是只告诉某一方?

    而且,谁能说得清楚什么时候,他们就都知道了。

    梁时之所以改姓梁,跟着母亲姓,就是因为知道了自己父亲曾经的那些事情。

    如此看来,不太适合让梁时知道夏艺的存在。

    但夏艺那边......

    也许夏艺和梁时已经很熟悉了。

    这个时候让她知道,这个人就是她这辈子都不想牵扯上任何关系的那家人的儿子,她的心态大概也会产生巨大的变化。

    真是......他这辈子遇到过最麻烦的事儿。

    不过心中剧烈波动,并未在脸上显露过一分一毫。

    仇宴辛淡淡道:“今儿就不打扰你工作了,你先去忙吧,之后再请你吃饭。”

    这事情到底该怎么处理,必须得好好想想,不能冲动行事。

    梁时并未发现仇宴辛的那些想法,他很快就回去办公室里了。

    而他回去之后,夏艺没多时就走了出来。

    她站在他身旁,清清嗓子:“你和仇宴辛认识?”

    “嗯。”

    “......知道了。”

    夏艺也突然不知道应该问些什么。

    她摆摆手:“你继续忙。”

    梁时饶有兴味的舔了舔嘴唇,看起来,果然有问题......

    仇宴辛大晚上的叫贺予朝出去喝酒,盛雀歌有些担心:“不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贺予朝道:“很有可能。”

    “那你快去吧。”

    万一真是什么大事,贺予朝还能帮助仇宴辛思考思考解决方式。

    贺予朝亲亲她的脸:“我会尽早回来,但你不用等我了。”

    “好,我有龟苓膏陪着呢。”

    盛雀歌抱着小猫儿,吧唧了一口它的脑袋。

    贺予朝略有些吃味:“你都亲它多少次了今天。”

    “有吗?那我现在也来亲你?”

    盛雀歌说着就要凑上去。

    贺予朝捧住她的脸:“这笔账以后再算。”

    “你快点走了!”

    盛雀歌催促着他:“你再不去,仇少爷等会儿要自个儿喝醉了。”

    贺予朝这才终于舍得出门了。

    仇宴辛选了个酒吧,在二楼的VIP位置。

    贺予朝从进门开始,就有不少目光停留在他身上,但他凭着自己生人勿近的冷淡气息,直接扼杀了这些蠢蠢欲动的心。

    他坐下之后,接过仇宴辛推过来的酒:“怎么回事。”

    “你知道的比较多一点,和他们还要再解释。”仇宴辛说,“梁时,你知道吧?他现在在夏艺的基金会实习。”

    梁时。

    贺予朝花了一点时间从自己的数据库里找出了梁时这个名字,将他和夏家联系起来之后,向来平淡无波的眸子也起了点波澜。

    这事儿......确实值得仇宴辛发愁了。

    他说:“你现在没有想到解决方法。”

    “从已有信息来看,他们都不知道彼此的身份。”仇宴辛手臂往后搭在椅背上,“我的确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不能算作局外人,所以很多事情没办法做到完全客观。

    贺予朝道:“无论怎么样,及时止损。”

    不能拖下去,否则以后让他们无意中发现了彼此的身份,很有可能再出现一些难以解决的麻烦,到那个时候,事情也会更加复杂。

    所以及时止损是最好的办法。

    但是该如何及时止损,值得思考。

    “现在的几个选择,让夏艺知道,让梁时知道,或者,让他们都知道,如果是你,你选择哪一个?”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