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79章 大白天下
    娴妃在原地怔愣片刻,忽然握住秦瑟的手。

    秦瑟下意识地用力一撑。

    娴妃借助她的力量站了起来,朝陛下看过去,弯着腰,声音还有些干哑。

    “陛下……”

    她话还没说完,陛下便一抬手,道:“朕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性子一向柔善,与人无争,现如今是想让朕放过赵王?”

    秦瑟朝娴妃看过去,她也是这么想的。

    娴妃这性格,千万别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掉链子。

    而赵王和澹台栩同样看向娴妃。

    前者目光里带着最后一丝的希望,后者皱起眉,朝娴妃微微摇头,很明显不想让她再开口求情。

    无论如何,惠妃和赵王母子是罪有应得。

    不应该去轻易原谅。

    然而,娴妃还是看着陛下。

    她深呼了一口气道:“臣妾不求皇上放过赵王。”

    在场的人俱是一愣。

    陛下也有些意外,娴妃一向贤淑柔善,他真以为娴妃会受惠妃触动,而替赵王求情的。

    此时赵王闻言身子一软,彻底瘫倒在地。娴妃提着一口气,道:“惠妃与赵王联手合谋害死我的孩子,也害的臣妾这么些年,身体每况愈下,臣妾都不知道自己如今还能活几年,惠妃和赵王欠臣妾两条人命,

    不是一条人命可以抵消的。”

    陛下迟疑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朕严惩赵王?”

    娴妃没有回答,自顾自地道:“臣妾很恨赵王和惠妃,恨不得将他们凌迟处死,告慰我孩儿在天之灵,可——”她顿了一下,转头看着瘫在地上的赵王,道:“可是,冤冤相报何时了呢?臣妾没办法原谅他们,但惠妃已经死了,臣妾不理解她的作为,可是她有一句话说对了,臣

    妾与她同为母亲,我无法理解她的所作所为,却明白她疼爱孩子的心,所以臣妾求陛下,惩处赵王,但留下他一条命。”

    陛下心里一松。

    他原以为今天每个人的表现,都要出乎他的意料。

    比如,他曾经以为最孝顺的赵王,会在关键时刻把母亲推出来顶罪。

    他怕娴妃亦是心狠手辣,非要处死赵王。

    虽说,她要求处死赵王是情理之中,毕竟她的孩子被人害死了。

    却不免让人觉得,与她往常表现出来的宽和大度不同。

    而且,赵王也是陛下的孩子。

    正如娴妃所说,他不想父子相残。

    说白了,赵王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父子情深,谋害的却是一个他素未谋面的孩子。

    尽管都是他的孩子,本身却有所不同。

    他自然更加偏向赵王。

    可赵王所作所为,天理难容。

    他不想父子相残,也不能够轻易放过赵王。

    其实他方才真的怕娴妃要求,一定要处死赵王。

    陛下松缓下来,朝赵王看过去,厉声道:“既然娴妃为你求情,朕就留你一条命,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朕今日便下旨废你为庶人,终身幽闭清玉宫,永世不得出。”

    赵王一下子晕了过去,不知道是对这个结果无法接受而晕,还是没想到自己能够逃出一命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而晕。

    陛下见状,没说什么,只是朝旁边的内监使了个眼色。

    内监一招手,立即有几个小太监跑过来,将赵王抬下去,送往清玉宫。

    清玉宫在皇宫西南角,是众所皆知的冷宫,接近后山,一片荒芜,想要逃都无处可逃。

    终身幽闭在那儿,这个惩罚也足够狠了。

    娴妃屈膝:“臣妾多谢陛下为我孩儿讨回公道。”

    陛下伸手扶起娴妃,声音柔和,“爱妃快起来,是朕对不住你和孩子,教子无方,才教出了这等逆子。”“陛下言重了,赵王所作所为与陛下何关?”娴妃柔声道:“陛下是天下最英明的父亲,太子便像极了陛下,忠义仁孝,若非太子带永乐郡主来给臣妾医治,哪里会知晓

    这陈年旧案,也不会有这真相大白天下的一天。说到底,都是陛下教导有功。”

    陛下闻言,心里倒是很痛快,他朝澹台栩看过去,带着笑意:“太子确实仁孝,这几年你对他多有照顾,他都记在心中,才会将你视若亲母,体贴你的身子。”娴妃柔声:“其实臣妾有孩子,说句托大的话,臣妾无福保住自己的孩子,可陛下给了臣妾一个儿子,那就是栩儿,有他在臣妾身边多年体贴,臣妾才不至于颓死后宫

    。”

    娴妃口中着重说了是栩儿,不是太子。

    言外之意,她只是将澹台栩当做儿子,并非因为他是太子,只是因为多年来和澹台栩的相处之情。

    陛下拍了拍娴妃的手背,温声道:“你说得是,以后便常让太子去你宫中请安探望,如今一切事了,你这身子也得好好保养才是,将来你的福气还在后面呢。”

    陛下这话同样意有所指。

    娴妃与澹台栩关系不错,母慈子孝,来日太子登基,娴妃自然有好日子可以过,福气深厚。

    娴妃:“臣妾承陛下吉言,还望陛下多多庇佑。”

    陛下握了握娴妃的手,一副深情厚谊。

    随后,他看向澹台栩和秦瑟。

    “说起来,今日可以让这一桩陈年旧案重见天日,还是你们俩的功劳。”

    澹台栩拱手道:“儿臣不敢占这个功劳,这都是永乐的功劳,若非她发现娴母妃中毒,又密探皇庄证实这一点,儿臣也不敢贸然请父皇插手此案。”

    陛下笑吟吟地看向秦瑟,“没想到永乐你竟是女中豪杰。原以为你只是略懂医术,没想到你医术着实不错。”秦瑟诚惶诚恐,“陛下谬赞,臣女的医术确实不算精通,只不过精通用毒一术,发觉娴妃娘娘舌根发黑,才发现娘娘早已中毒,其实臣女一开始未曾想到是玲珑果中有

    毒,还在月华宫大肆搜查了一番,连泔水都去翻过呢,最后才确定是玲珑果内有毒。”

    陛下讶异,“泔水?”

    秦瑟干笑:“臣女愚笨,只能够用笨办法,一点点排除。”

    陛下哈哈笑起来,“普通人都嫌泔水难闻,难为你为了查明白毒的来源,竟还去翻泔水。”娴妃附和道:“可不是?永乐郡主非一般女子,事必躬亲,不拘小节,着实非等闲女子呢。”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