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不要随便删除戏份,谢谢!
    “公子……”

    “公子?”

    “公子!”

    啊……

    这该死的,有床戏的画皮!

    我到底要不要遵从原著?

    燕宁心中吟诗结束的时候,小蝶便已经将衣裙尽数解下,而且,还故意侧了半个身子,做出一种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姿态。

    “姑娘请开始倾诉吧,我去将你这衣裙烘干。”燕宁的目光完美的避过小蝶脸上挂着的那一块皮,落在小蝶的其它部位。

    这样看,就好看多了。

    至少没有那么吓人。

    “是,公子!”小蝶仰头,望向窗外的明月,眼中仿佛有着淡淡的水雾升起,嘴角还有些微微的抖动。

    “演技其实,还行!”燕宁看着这一幕,心中一动。

    “公子啊!你可知小蝶有多苦命啊!!!”一声哀怨的叹息,吓了燕宁一跳,同时也让他把刚才的那句话给收了回来。

    这特么是个咆哮帝啊?

    不用这么大力。

    稍微轻一点!

    刺激感,其实更强烈!

    “我的父亲……在我出身之前便已经死去……”

    “???”燕宁。

    所以,你是怎么生出来的?

    “公子猜的没有错,小蝶说的父亲,并不不是我的亲生父亲,事实上,小蝶现在都不知道我的亲生父亲是谁,母亲在父亲去世后才怀上了我,从此一直被村里面的人看不起,处处都遭受到了冷遇……”

    “开始了,绿帽开局!”燕宁点了点头。

    其实,这是一种比较老套的开局,不过,在时隔很长时间之后,突然又莫名其妙的兴盛了起来。

    特别是在某种无线媒体上……

    销量特别好。

    燕宁在这种文上,没有一点代入感,所以,看的不多。

    “小蝶便是在这种环境中长大,到了八岁的时候……母亲也离开了我,只剩下小蝶一个人在村中生活……”

    “……”

    “……”

    小蝶开始讲述她一个人在村中的孤苦生活。

    讲到伤心处。

    便又低低的哭泣。

    燕宁也不去打断,他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就已经没有用过‘听书软件’了,现在倒是正好借这个机会听一听。

    只是,让他有些好奇的是……

    小蝶似乎真的只准备讲故事。

    完全没有要一下扑入他的怀里,然后,顺势将他推倒的意思,就在那里不停的讲啊,讲啊,讲啊……

    咦?

    说好的哥哥不要动,妹妹全自动的情节,好像被莫名其妙的就删减了?

    几个意思!

    画皮最精典的云雨片断,你丫不拍?

    你怕是想扑街吧!

    “小蝶姑娘,你讲完了吗?”燕宁打了个呵欠。

    “呜呜呜……啊?”正哭得伤心的小蝶愣了一下,接着,又继续哭着说:“公子,小蝶还只讲了不到一半……”

    “……”燕宁。

    你确定……

    需要搞这么长的前戏?

    “小蝶十岁的时候,那一年在山上采药,遇到了暴雨,回来后病倒在了床上……后来村民们……”小蝶继续开讲。

    而燕宁则是有点小郁闷了。

    他都已经放小蝶进屋了,正常情况下,这小蝶不是应该主动一点?虽然,他没想真趴,但是,你一直这样讲故事就不好了吧?

    来点强冲突!

    比如:小蝶进屋后,便开始对他施展媚术,而他则是百般扭捏,每一步都恰巧把小蝶的媚术破除。

    小蝶情急之下,只能选择对他用强,他开始拼命的反抗,反抗,反抗……中间不小心在小蝶的身上到处摸摸抓抓……

    在剧烈的碰撞中,迎来了一波高潮。

    而接着,便是青蛇救主,白蛇闯门,双方展开一场大战。

    在疯狂到让人热血的打斗中。

    燕宁一剑便斩下了此妖的头颅。

    最终,引得大河村的村民们纷纷跪拜,大声的呐喊着,谢谢侯爷为大河村除去一个妖害,我们来世做牛做马……

    “公子?”

    “公子!”

    小蝶的声音再次将燕宁唤醒。

    “小蝶姑娘,你还没有讲完吗?”燕宁看着月光下的小蝶,那银白色的月光酒在身上,居然有点莹莹的光泽。

    “还……还没有,小蝶还只讲到十三岁……”小蝶一脸委屈的看着燕宁,然后,又回过头开始继续讲。

    燕宁的目光看向了不远处小蝶脱下的衣裙。

    唉……

    导演不肯拍云雨,只能演员自己加戏了!

    燕宁轻轻的走了过去,随手将衣裙往火炉里面一扔,顿时,衣裙就化为了一堆熊熊燃烧的火焰。

    而燕宁也在同时,又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

    正讲着故事的小蝶眉头皱了皱,接着,鼻子又动了动,仿佛闻到了房屋中突然升起的烧焦味。

    “啊?我的衣裙……怎么?!”

    “衣裙?不好,可能是被风吹得落入火炉中,着火了!”燕宁同样露出意外的样子。

    “……”小蝶脸色大变。

    因为,这股烧焦味已经迅速的扩散开来。

    而且,最主要的是,她已经听到了隔壁传来的声音。

    “先生,您的屋中怎么有烧焦的味道传来?”这个声音自然是来源于白素素,因为,她就住在不远处的小房间中。

    “我的侍女要来了,绝对不能让她看到你不穿衣服的待在我的房中,这样实在有辱你我清白!”燕宁马上回头对着小蝶说道。

    “啊?”小蝶的身体一颤。

    “快跑!”燕宁立即一指窗口的位置。

    “好……那公子……公子一定要记……记得小蝶悲惨的身世啊!”小蝶听到这里,也是犹豫了一下说道。

    “嗯,我已经牢牢的记下了。”燕宁认真点头。

    “那公子明天见!”小蝶的剧本中是准备和燕宁先产生一份“缘份”,然后,等到明天一早的祭祀时,再让燕宁看到自己被当成祭祀给河神的少女。

    如此一来,木已成舟。

    她再借着村民们对河神的信仰,怀里心中的不甘与仇恨,纵身往河中一跳,随即,便可褪去少女的外皮,以心中悲凉与仇恨,化身为妖。

    到了那时,燕宁自然会生中善意,全力助她化妖为人,甚至搞不好以后还能和燕宁有着更深层次的发展。

    啧啧!

    小蝶想到美好处,嘴角也不由扬起一抹笑容,接着,就忘了自己的身份,直接一个飞跃便从窗中跃出。

    燕宁立即便跟到了窗边。

    月光下。

    一名全身不着寸缕的少女,跑得非常的喜悦。

    导演,看到了没有?

    戏要这样拍!

    燕宁看着看着,脑海中又冒起了一句名言:“我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只是,他有一件事情没有太想明白。

    小蝶竟然真的没有要害他的意思。

    不吸我的阳气了?

    不吃我的心脏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小蝶不止没有要害他,还说明天见?什么意思?难道妖怪还敢光明正大的在人前出现?

    (大力出推荐票!嘤嘤嘤!)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