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63章比比谁更惨
    “你要干什么?”雨儿瞪大眼睛,脸上还有泪痕。

    “你先坐在那边的沙发上等一会儿,等她酒醒了再说。”宋二指了指酒店包房里的沙发。

    雨儿很听话的走了过去,一言不发坐在沙发上发呆。

    宋二走到墙边拿了一瓶水,轻轻的扶起叶雪雅将水一点一点喂到了她的嘴里。

    喝了一点水之后,叶雪雅的脸色看起来比刚才好了很多。

    宋二将叶雪雅放好在床上之后,便朝着沙发走了过来:“我给你讲讲她的故事吧。”

    雨儿听到宋二这句话之后,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好像这个故事可听可不听一样。

    “她是龙圣殿前任龙王的女儿,你知道现在的龙王是怎么坐上他现在的位子的吗?”宋二说起这些的时候,脸上尽是悲伤的表情。

    雨儿摇了摇头:“我又不了解这些,我怎么会知道呢?你想说什么的话就赶紧说吧。”

    “当时,现在的龙王还不是龙王,他为了夺权,带兵冲进了殿内,开始大肆屠杀,篡夺王位。”宋二的眼睛望向窗外:“当时的叶雪雅不过才十来岁的样子,就已经亲眼目睹了自己的父亲母亲,以及父亲的亲信、随从,甚至还有母亲的亲兵的惨死。”

    雨儿听到这里的时候,惊讶地捂住了嘴巴,她没有想到一个看起来打扮妖艳又奔放自如的女孩子,竟然还有如此的背景和故事。

    “这都不算什么,你知道最可怕的是什么吗?叶雪雅还有一个妹妹,比她小四岁,当年她们都还只是孩子,那些恶人当着叶雪雅的面,一个个轮流奸污她的妹妹。”宋二已经攥紧了拳头:“你知道吗?这对于一个姐姐来讲是多么一件无助而又耻辱的事情。”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此时的雨儿崩溃的眼泪都流了下来,她总是在说着感同身受这个词,可是这世间又有几个人能做到感同身受呢?

    雨儿明白了,原来此刻的自己也和所有人一样,没办法感同身受别人的痛苦,她甚至不敢想,如果那些事情当年是发生在自己的眼前,自己该是多么的绝望和生不如死。

    “要不是当时被一位高人所搭救,说不定叶雪雅和她的妹妹是同样的下场,被人侮辱之后,也只能一死了之。”宋二说着也露出了同情的目光。

    “好吵啊,你们在那里说什么呢?”一个含含糊糊的声音响了起来。

    看来叶雪雅的酒已经醒了,她揉着眼睛坐直了身体,只不过她的脸色还微微有些发红:“你们说什么呢?说的好热闹。”

    “你看见没有?她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之后,依旧在好好的活着,而你的父亲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他死在你的面前又如何呢?你就为这些事情而丧失活下去的勇气吗?你这样只会被人看不起。”宋二指着叶雪雅望着雨儿说着。

    叶雪雅揉着眼睛已经从床上走了下来。

    可是还没等叶雪雅坐稳在沙发上,雨儿就冲过去给了叶雪雅一个大大的拥抱。

    叶雪雅有些不适应,一把推开了雨儿:“你这孩子没发烧吧?”

    叶雪雅说着就端起桌上的酒杯,想要再喝一口,可不料却被宋二给拦住了:“你别再喝了,你好不容易酒醒了,我等你酒醒容易吗我,你别介意,雨儿刚刚只是听说了你之前的故事,可能有些难过,也有些同情你吧。”

    本以为提起往事的叶雪雅会很伤心,可没有想到她望着雨儿洒脱的大手一挥:“当年那些陈年旧事就不要再提了,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总之,我以后会活得很好的。”

    宋二望着叶雪雅欣慰的笑了笑,最后又拍了拍雨儿的肩膀:“现在,你可以给我振作起来了吗?”

    雨儿含着眼泪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

    “有什么好谢的,大家的关系都这么好,你虽然没有了亲人,但以后我们就是你的亲人,有什么话就说,别憋在心里,就算再难的事情,大家一块扛扛也总会过去的。”宋二的这一番话说的雨儿的心里暖暖的,她用力地点了点头。

    “虽然我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事情,但你只要想想,我比你更惨,你就有活下去的力量了,来,干杯。”叶雪雅大概是察觉到了雨儿的不开心,端起两杯酒,将一杯塞在了雨儿的手里。

    雨儿含泪微笑着,用力点了点头,随后将一杯酒一饮而尽。

    宋二靠在了沙发上,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弥漫在心头,一直以来,他为了各种权利、势力以及女人都在算计,而今天自己也总算救回了一条人命。

    “你们两个喝完了的话,咱们就去另一个包房吧,大家一起好好热闹热闹,以后大家就是齐心协力并肩作战的一家人了。”宋二很开心地望着雨儿和叶雪雅说着。

    雨儿和叶雪雅又干了一杯之后,便跟在宋二的后头朝刚刚那个包房走去。

    “你们瞎搞什么名堂呢,一会儿出来,一会儿进去的。”乌如松望着宋二直翻白眼:“就你一天瞎主意多。”

    宋二憨厚的笑着走了过去,轻轻的在乌如松的脸上亲了一下:“我主意多你还不高兴啊。”

    乌如松被亲了一口之后,害羞地摇了摇头:“行了,我要跟你说正事儿,我单位还有些事情呢,要不然你送我过去吧。”

    宋二笑嘻嘻的摸了摸乌如松的脑袋:“当然了,亲爱的,我很乐意为你效劳的。”

    两个人哈哈大笑着,一前一后就出了包房的门,路上拦了一辆车,车子行驶的很快,眼看着就要到乌如松单位的时候,她突然惊呼一声,把后座正在打盹的宋二吓了一大跳。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宋二立马清醒了过来,望着乌如松很紧张的问道。

    “真是糟了,你看我这记性,我东西还在家里放着呢,都没有带东西,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乌如松很懊恼地说着:“师傅,不好意思,麻烦调个头。”

    报出了家里小区的住址之后,车子便又开始飞快地朝家里奔去。

    宋二也很是无语,他可真是服了自己这个心肝宝贝了,这记性差的什么都能忘。

    下了车之后,乌如松走得飞快,走到自己的家门口,把手一拧,就走了进来。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为您推荐